山梨子

弹簧振子

弹簧振子

Chapter1

伦敦,英格兰。

这天是礼拜天,街上却少有行人,仅有的几个人也穿着深色调的破旧衣服,神情呆滞而茫然。
公园里的喷泉已经干透了,汉白玉的池壁布满了深褐色的裂纹;灌木疯一样的蔓生滋长却无人管束。道旁墙上的黑色标语正在被工人涂上灰浆,工厂贴出了新的招工启事,红色的纸贴在惨白的墙上,醒目却无人问津。

整个伦敦都还笼罩在灰色的哀恸里。

仇恨的话语可以被灰浆覆盖,虐杀的工具可以被摧毁掩埋,唯独这场“大清洗”带来的记忆,无法被深埋无法被雪藏,只能直愣愣的扎在心里,在噩梦里不断重现。



K3踉跄着走出来,光线刺激得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他穿着一套只能勉强辨认出是浅蓝色的衬衣,长年不见阳光显得他的脸更加的苍白瘦削。糟糕的伙食也加重了他的低血糖,让他的嘴唇也泛着紫,完全没有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 看起来风一吹他就得倒下。

但K3知道,他其实没受什么苦。至少和其他人比起来,他要好得太多了。

身后集中营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K3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


他与这蓝天碧水,已阔别三年有余了。



三年前。
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市政广场。

K3眨巴眨吧眼睛,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
周围白鸽漫天飞舞,K1一袭白色正装,手捧玫瑰站在中央。
“老三,跟我走吧。”
K1笑意盈盈。

K3还是觉得不真实,冲上前狠狠地掐了一把K1的脸。K1疼的呲牙咧嘴,但是没有叫出来,他在等一个回答。

“……为什么不是你跟我走?”

“就凭我在上面。”

K3眼睛亮亮的样子好看极了,K1觉得自己的心脏在重重的跳动。
……真是。好喜欢这个人啊。

嘭。
嘭。
嘭。

穿透耳膜的,是我对你的浓烈爱意。



对面的人已经张开了双臂,K3却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老三?过来。”K1催促道。

你要是知道了我是什么样子的,你还会爱我吗。

你要知道了我用了多么卑劣的手段得到你,一定会害怕的。

周围渐渐围了一圈人,热情又八卦地吹着口哨大声喝彩。
K3本就脸皮薄,被这帮人一闹,只好红着脸缩进K1的怀里,低头把脸埋在K1的牛仔外套里。

“好啊。”K3说,“我们回家吧。”
这场景似曾相识。

K3想起K1伏在他的肩上,沙哑的说:“老三,小K4不喜欢我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在他的薄荷色衬衫上,渗入皮肤,凉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别哭啦波点裤。难看死了。”他拍拍K1的背,心里既开心又难受,五味杂陈。
你对他这么好。凭什么他这样对你?
凭什么你为了他要难过成这样?

即使知道K4大概只是对K1花花公子的性格觉得不耐烦了闹个别扭,并不是真想分手,他还是按捺不住那股冲动。
介乎喜欢和护短之间。

“要不,你跟了三哥我吧。试试好不好。”
话已经说出口也来不及后悔了。

他以为K1会拒绝然后再也做不成兄弟,可是K1一反刚刚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眼泪一抹果断地说:“好啊。”
然后K3少爷就在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被吃干抹净了。
第二天醒来K3的身体里还留着K1的东西,K1正像八爪鱼一样抱住自己,身上在羞于启齿的地方的斑驳吻痕正张扬的宣告主权。

K1对每个与他暧昧的人一开始都是一样的热情。

你的新鲜感过去以后,我如何收回对你炽烈沸腾的感情。

——算啦。得过且过吧。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偷来的。

TBC



===============
QQQQQQQQQAQQQQQQQQ

lo主是个理科生!
很努力地想名字可是我想不出!
_| ̄|○哪位小天使愿意帮我给这篇文起个名的私信和评论都行!感激不尽QAQ

在这之前就先叫这个吧;-)提醒我物理作业还没写完w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