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弹簧振子



Chapter 2

K3在梦魇里挣扎着醒来,意识恢复了身体却还不由大脑掌控。肺部呼吸的频率还是和睡眠时一样,这让他感到呼吸不畅,胸口闷闷的压抑着,几欲窒息。
想要动的信号由神经传遍了全身,却得不到感应,仿佛这具身体不属于自己了。K3试图用手指掐一下把自己掐醒,但力气实在太小,别说痛感了,他甚至连触感都没察觉到。于是他努力的将舌头深到牙间,狠狠合上。
他的小脑还处于半睡眠状态,力气并不是很大,但娇嫩的舌尖传来的痛感正逐渐唤醒他的全身细胞。

五分钟后,K3站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清晨的雾柔和的包裹了整座还在黑暗里的城市,大本钟的指针嗒嗒的走着,草丛里的昆虫都已经休息了。在这片静谧里,K3觉得似乎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墙上的挂钟显示着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伦敦还在沉睡。

K1不在。

K3不免有些担心。

他们打算在苏格兰的乡下过两周没有别人打扰的二人世界,这还没有动身呢,K1就忙上了。
每天回家都笑得很勉强,努力不让自己愤怒压抑感染到K3,但做爱时不断发狠的力度还是泄露了K1情绪的波动。K3着实吃不消。
不是没有问过K1,试探着问撒娇着问不依不饶的问,换来的是K1更绵密的亲吻和更加粗暴的对待。
以及,从最近开始的,K1出门后就把K3反锁在家里,让他哪儿也去不了。
……K3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性癖了。

从壁炉里炭火的剩余量来看,K1大约是一个小时前出的门,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回来。
K3犹豫了一下,给自己灌了杯温糖水,换衣服出门。他已经很久没回自己家了。

门当然是打不开的。K3小心翼翼的探出窗户,一脚踏在窗沿,借力跳过去抱住了通风管道。
等K3顺着管道滑到地上的时候,他的衬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来家里做钟点工的Janina说王族最近很不消停,总是说些荒诞无聊的话,说最近来了好多士兵,在到处抓人,乱得很呢。
这对被迫在家里窝了一周的K3来说就像天方夜谭。他当然不相信,走到车库里跳上跑车就往自己家开去。

K3与K1相识十几年,但从第一次滚了床单到结婚也只不过是一个月间的事,只是告诉了父母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就马不停蹄的奔向新生活,有些草率了。
老一辈人自然没有那么前卫的思想,能够一下子就接受自己风流潇洒的儿子跟一个男人结婚了的事实。因此K13的婚礼并没有得到家人的认同,但那又如何?他们并肩走过十余年终于牵手,两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怀着满腔的热情和对未来的畅想,哪容得下反对的声音。他们在海德公园旁边买了一座带花园的小别墅,急匆匆的过上了两个人的生活。

现在他们都已经结婚一周了。
爸爸大概还不会同意,但是妈妈都那么久没看见自己了,肯定已经心软了,到时候再让妈妈给爸爸吹吹风,这事儿就简单了嘛。K3愉快的想。他对这件事并不怎么担心,从小家里边就一直宠着他,他也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是得不到的,特别是和K1结婚以后。
世界明媚得好像只剩下了阳光。

现在妈妈已经睡了吧,那些菲佣估计也早就睡了,幸好自己带了钥匙。先回自己阔别已久的大床上睡一觉,再起早点做早餐,给他们一个惊喜。K3认真盘算着,又加快了车速。



“吱——”
刺耳的刹车声。
K3把车停在转角的咖啡厅旁,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家被警戒线封锁着,警示灯闪着又红又蓝的光芒。

他的刹车声在这凌晨时分并不显得突兀,因为他家庭院的前面,十多个佣人正被枪指着站成一排,悲戚的说着求情的话。执枪的士兵大声呵斥,不时用手推搡站不稳的人。
嘈杂一片。

在这一片混乱中,一个瘦小的妇人吸引了K3的全部视线。那是……他的妈妈,即将沦为阶下囚却仍努力的挺直腰板,向黑洞洞的枪口大声质问她的丈夫和儿子到哪里去了。
而她面前的那位穿着军装的军官,化成灰K3也认得出。


“哟波点裤。军装还挺帅。”


————————————————————

Σ(・□・;)现在是凌晨四点01分!…是的我更了!!
提前说一声,大家早安么么哒!!
(●°u°●)​ 」新的一天也要开心哟!

啊之前那个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到啦,超级超级感动QvQ
之所以没有挨个回复是因为…
lo主是一只高三理狗…【所以论坛体还是再缓缓吧,刚写了开头QAQ

有个小伙伴私信我问题目有什么深刻含义
…其实并没有【。
因为lo主每天都要刷大量的物理题,所以物竞培优老师那光亮的大脑门就是我的灵感来源【手动再见】
写到弹簧振子的题开的脑洞那题目就叫弹簧振子,如果写动量题开的那题目就叫动量守恒…

真的,和内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作为一个话唠这个点都没人陪我聊天,不开心…

明天上学要开启学霸模式啦~下周见!|( ̄3 ̄)|

评论(1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