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Stranger

设定:平行时空里的K13,素不相识。

K1xK3


00
世界上有几十亿人,相对的,就有几十亿段饱满的人生。

这之中只有极小部分人会与你产生交集,而这一小部分中的大多数人只会与你匆匆的擦肩而过。这样的过客,对你,就如同相交的线,一生也许只能和他见一次。

你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完成这一场平凡又独一无二的交会?

01
K3随意的按了车钥匙上的一个键,他那辆炫蓝色的兰博基尼就开始自动由敞篷变为封顶。K3无暇欣赏汽车厂商精心设计的这个“尊贵又显品位”的变身过程,他扯了扯领带,抓起公文包就往公司走去。

这几年城里空气质量挺糟心的,很多有钱人都搬去了郊区的卫星城,K3也不例外。今天他要参加一个极重要的商业谈判,结果直升机驾驶员请假了,偷懒没去考飞行执照的K3只能驱车一路从卫星城赶到位于市中心的公司。即使提前两个小时出门,K3也几乎要迟到了,而且赶了两个小时的路,K3觉得自己灰头土脸的,“三哥”光辉形象不再。

烦躁的猛拍了好几次电梯的升降按钮,电梯才不急不缓的降下来。迎面走出来一个穿蓝色牛仔衣配波点裤的男人,正好和K3撞了个满怀。
K3刚想抱怨几句,猛然抬头却看见了那人苍白的脸色,有些于心不忍,也不管那人打不打算道歉,自顾自说了声:“没关系。”
随着电梯门缓缓合上,那人便从K3的视野中消失了。

02
这整栋楼都是自己公司的,居然有人穿的那么随意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是公司员工的家属吗?
K3暗自纳闷。
不过他没有想太多,很快就沉下心思专心应付一会儿的商业谈判了。

对方是一个以色列公司,一帮老狐狸,快修炼成精了都。这次主动找上K3的公司想进行一个项目的合作,但恐怕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虽然是块难啃的硬骨头,K3还是不想放过这个进军中东市场的机会。
他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才能把自己的东西完完整整的要回来。

03

谈判折腾了好久,最后以色列方面决定妥协,K3为表诚意也做了相应的让步,算是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了。
K3舒了一口气,脚步轻快的下楼了。

现在回去还不晚,还可以去K4那儿蹭饭,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K3再次潇洒地拿着车钥匙遥遥一指,他那辆骚蓝色的跑车又开始了酷炫到没朋友的变形。

“啪嗒。”
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K3走过去一看,之前看到的那位波点裤先生正痛苦的蜷缩在地上,额角被磕红了一块,他却捂着肚子,极力躲避车板的再次撞击,他的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这幅惨状把K3吓了一跳。

“你、你好,需要帮忙么?”K3赶紧按了暂停键,走过去扶他坐起来。
那人摇摇头,摆手表示不必了。

……你都这幅模样了装什么硬汉?K3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等我自个缓缓……”那人双手抱膝把头埋在臂弯里,把K3尴尬地晾在一旁。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抬头,脸色仍然不太好,但似乎没那么痛苦了。

“其实也没啥事儿,就是胃病犯了,老毛病了。”那人说着站了起来,给了K3一个勉强的微笑。

这是一个很高的男人,笑起来只翘起一边的嘴角,带着点张扬和邪气。

“这车你的啊?”
“对。”K3回过神来,抱歉地说:“之前没看到你把你磕伤了,对不起,医药费我赔。”

“哟土豪啊!”那人夸张的吹了个口哨,自顾自感叹。

“对了土豪,借个电话呗。”那人挑挑眉。

K3不太见得别人在自己面前用这么嚣张的态度说话,但毕竟是自己的车把人家给弄伤了,人家打电话叫家里人过来处理也是合情合理,便掏出Vertu递给了他。

男人道了声谢,转过身开始打电话:
“喂老五,我K1啊,过来接我回家……对我车坏了……我这种身价的人你怎么能叫我打车?!……对我就是没带钱……快来接我,不然你中午连泡面都没得吃!……你怎么可以嫌弃红烧牛肉面?!……哦我在KK公司楼下呢,快点来就这样。”

“诶谢谢啊。”K1把手机还给K3,K3接过的时候注意到了他手指上的茧。

“你会弹吉他?”K3随口问。
“哦,我玩儿乐队的。”K1晃晃自己的手,“其实我是主唱,不过以前乐队老凑不够人,来了又走来了又走,所以缺哪个我就去补哪个,吉他、贝斯、键盘都做过。”

“那挺辛苦啊。”

“还行,挺过来了。现在签了个公司,也不愁钱了。”K1觉得胃还在隐隐作痛,索性就靠着那辆变形变到一半保持着扭曲造型的兰博基尼坐了下来。
K3犹豫了一会儿,觉得K1这样靠着他也走不了,就穿着那身定制的范思哲跟着K1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诶反正,个中的心酸你们这种富二代不会懂的啦。”K1摆摆手。

……尼玛靠着你三爷的车还敢这么不敬?!再磕你一次信不信啊!

“小爷我是富一代。”K3没好气地说。
“富一代?”K1上下打量K3,“你也就二十出头。”
K3举手投足间的贵族气质没有从小家庭环境的熏陶是培养不出来的。

“以前家里是挺有钱的啦,后来就剩我和弟弟两个人了。”K3轻声说,“那个时候我还没成年,弟弟还在上中学,那些叔父就把东西瓜分干净了,我就得了一笔很少的钱,都拿来开公司了。”

K3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K1说这个,他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打拼过来的,怕K4担心在最困难的时候甚至也没跟K4抱怨过。现在面对一个陌生人他竟然十分自然的讲出来了,大概觉得有相似的经历所以有共鸣吧。

“我很早就出来工作了,一边工作还要一边上商学院,一天只睡五个小时。有一次开会开到一半就眯过去了,醒来高管还在讨论,还以为只睡了几分钟,一看表已经两个小时了。秘书说全公司的高管都不忍心叫醒我。”K3笑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但是没办法啊,我还要养我弟弟,还要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挨个讨回来。”

说到弟弟,K3的语气变得欢快起来:“诶我弟弟厨艺很棒的,以前小时候特黏我,不过后来我工作忙都没时间陪他,现在都不黏我了,只好我去黏着他啦。”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K1能感受到其中的不易。

孤伶伶的少年拖着年幼的弟弟在黑暗中禹禹独行,用身体抵御路上的荆棘,偏偏弟弟还在身后扯着他的衣袖,不停地问:“哥哥,哥哥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

K1的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只能轻轻拍了拍K3的肩。

K3愣了愣。他未曾得到过这样一个来自陌生人的安慰。

“其实也没那么遭啦。”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K3很用力的强调这几个字,“我经常去找弟弟玩的,他会给我做好吃的……跟你们这种泡面人生不一样啦!”K3想起K1打电话时誓死捍卫红烧牛肉面的尊严的样子,吃吃的笑起来。

K1觉得人家这样海参鲍翅的生活确实有资格嘲笑自己了,便点点头说:“以后赚了大钱,我们乐队第一个请的就是厨师,第二个是司机。”

K3刚想吐槽什么,一辆牌子很低调的黑色轿车就冲进了视野。

“K1,上车。”司机冷冷地说。

“哟是你啊红毛衣,老五呢?”K1站起来拍拍屁股。
“撕完了他们全班同学的试卷,被老师请去喝茶了。”
K1笑起来:“真不省心。”他也有和K3相似的尖尖的虎牙。

K1上了车以后才想起他还没道别呢,赶紧摇下车窗,对着刚准备让车完成变形的K3叫道:“喂,土豪!”

叫我吗?K3转头。

正午的阳光垂直的铺散下来,撒在K3的脸上,立体的五官在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之前对K3印象最深的是这货的土豪属性,但这一瞬间K1觉得这人真是好看。

“诶土豪,你叫什么名字?有机会请你吃饭吧。”
“我是你三少爷我不想吃泡面。”K3笑着说。

K1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再问些具体点儿的,从后视镜里瞟到驾驶座上那张不耐烦的脸,赶紧捡重要的说:“喂,三少!”

“嗯?”

“我总觉得,以后会更好的,把最艰难的日子都过完了,以后就越来越好了!”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车已经开动了,K1怕他听不到,几乎是喊出来的。K3看见开车的红衣少年嫌弃的抖了抖。

“嗯,我也觉得。”K3的声音不大,他不指望那辆开远了的车能听到,但他觉得,那人一定知道自己想这样说。

04

这天是9月21日,秋分,太阳直射赤道,带来秋日里最温暖的光热。

K3成功拿下了一个项目,遇到了一个特别的陌生人,下午去找弟弟K4。

美好的一天。


I waved back to a stranger who briefly came,touched my life and moved away,never to be seen again.

——————————————————
【是不是秋分日不许为难理科生……反正好像是九月22日加减一天…
【那句英文是这次一模完型里边的…对我就是在写完型的时候开的脑洞
【基友说那个乐队囊括了125是要叫面瘫乐队吗哈哈哈
【两篇真的更不了你看我都更了一篇了就罚10套好不好…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