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双星模型

K1xK3

“音乐剧?不喜欢。”K4礼貌的笑了笑,不着痕迹的挪开了距离。
K3不屈不挠的继续凑上去。
“那斗牛呢?斗牛怎么样?小K4我们一起去西班牙看斗牛吧!那边的姑娘都烈焰红唇热情的紧,虽然都没你好看啦……”
“太血腥了。”K4皱皱眉头。

啊啊啊小K4皱眉头的样子也好可爱!

K3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继续进击:“那小K4喜欢什么?三哥全给你买下来!”

……我想买你的安静。只是似乎不可能。

K4觉得,他不给K3一个答案的话,K3大概会给自己安排一个漫长的超没品味•土豪云集生日会了。

“嗯……听说全世界最著名的马戏团在巡回演出,我想看看。可是票很难买。”
马戏表演再长也就一晚上,能换你消停再好不过。


最后果然如K4想的,K3包下了整个马戏团的夜场。
观众席只坐着K3、K4、一些名流和一些保镖,却并不显得冷清。
大概是人少,亦或是K3特意安排的缘故,小丑们都走下来了,往露天的会场随处望去,四处可见五彩斑斓的小丑在表演杂技,游刃有余的抛球还能时不时摆个鬼脸吓人一跳。

砰!

会场顿时一片漆黑。
K4的第一反应是遇袭了。他和K3从小一起长大,因为钱K3遇到的危险不计其数,长此以往连K4也对这些事情格外敏感。
K4迅速抓住K3的手腕,另一只手往腰带一摸,才想起自己换了这件定制的西服,没带枪。
心下一阵惊慌,手却被K3反手握住。
温暖柔和。

“看上面。”
K3的声音轻轻的。

砰!砰!砰!
莹白的光束逐渐上升,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在最高处炸裂,形成数道耀眼的光线,再缓缓垂落。

是烟花啊。

K4愣愣的看着绚丽的烟花组成的花体“karry4”,背后的冷汗却止不住。那一瞬间的惊吓让他想起了太多不好的事。

强打起精神又和K3看了一会儿马戏表演,K4实在坐不住了。往旁边看了一眼,K3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新出场的狮子。
聚光灯不时打在他的脸上,光怪陆离。
这样的一个人,掌握着旁人无法企及的权力,却如此的孤独啊。


“我有点不舒服,先回酒店休息了,你一个人在这没关系吧?”K4试探性的问道。
这里这么多保镖能有什么事?而且三哥我包下这儿还不是为了你结果你一个人走掉了!?K3忿忿的想。但他没有说出来,他不是会把话藏心底的人,但这天是K4生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K3摆摆手让他下去了。
他确实是心烦了,觉得K4有点给脸不要脸。
三少爷家财万贯每天想被临幸的漂亮男孩女孩可以从南京长江大桥排到武汉长江大桥,怎么就唯独拿不下一个你?真想用强的上了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要不是对你真心实意又何苦这么多年来腆着脸贴着你。
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K3叹了口气,继续看着舞台上的表演。
舞台上最中间的少年穿着可笑的波点裤,动作和其他人相比显得更加随性,却带着一种逼人的气势。鞭子一挥一扬潇洒自如,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风范。
威武不凡的雄狮被他耍得团团转,听从他的指令去踩钢丝钻火圈。他脸上斑斓的油彩掩盖了他甚少的表情,仿佛台下一阵比一阵热烈的欢呼声都没有传递给他,看起来与马戏团的风格格格不入,却吸引了更多掌声与喝彩。

K3从小见多识广马戏表演看得多了,却没见过这样冷淡的戏子。

好想看看那张脸抹去了油彩是什么样子啊,K3想。长得好看就留着玩儿,长得一般就当看看图个新鲜,也不亏。

那少年表演完就下去了,剩下的表演也挺没劲的,K3就让人安排了下。

K1在后台化妆室里等他。

少年还穿着戏服,坐在折叠椅上休息,过于肥大的裤子显得有点滑稽,但是已经褪去油彩露出了白皙的脸,精致的五官甚至和K4还有些相像,只是在简陋的白炽灯的照耀下,他的疲惫和苍白都展露无疑。

K3站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让自己坐下的意思,也不气恼,自顾环绕了一周,却没发现第二张椅子,只好倚在门框上。

“马戏团的生意其实也不太景气。”K3觉得还是先探一探他的接受程度。毕竟眼前这人一看就心高气傲,不定能接受“包养”这样有失尊严的关系。

K1点点头,警惕又好奇的看着他。

“你也想让马戏团存活吧?毕竟听说你一直在这里。”

“……您想说啥?”

K3迟疑了一会儿。这人怎么这么不上道?

“……你们老板有没有说我是谁?”

“赞助商。”

“……”

K3打了个响指,管家连二爷就带着马戏团长进来了。
连二爷是个挺精明的老家伙,进来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喊了声“三少爷”,对K1也点点头示好,然后在团长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团长犹豫了一下,上前跟K1说了几句。
K1的表情可谓丰富多彩。

“你想包养我?”

——————————————————

标题和全文无关

等我想到题目了再改…

弹簧振子不会坑的 我只是写不出来…这种撕逼大戏要怎么写才能文艺点噢!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