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回归线【和谐部分

百度云实在不会用,直接丢上来了

我一个tag都没打
白莲花别戳进来

p.s:我果然写不完双星…(望天

回归线
00
为什么23.5°叫做回归线?
因为那是太阳能直射的极限 到达回归线后直射点就会回归赤道。
01
K3患上了婚前恐惧症。
看见K1兴致勃勃地跟婚礼承办商一起讨论婚礼的细节就觉得惊恐甚至焦虑。
“要不……咱不结了吧……?”K3在K1的凝视下声音越来越小,“啊哈哈,我开玩笑的啦。”
K1但了个白眼继续琢磨婚礼宾客排位。
“警告你啊。”K1眼皮都不抬,“把我掰弯了还想赖账?做梦!”
“你本来就是弯的,我才是被你掰弯的那个好吗!”
“反正你要负责。”
K3哭丧着脸嘟哝了句:“希特勒。”
然后划开手机给自己定了张去西班牙的机票。
02
一个礼拜后,自己余下的人生就要和另外一个人绑定在一起。而且是个控制欲超强的人。
不能泡吧不能喝酒不能夜不归宿不能跟女生说话。
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K3不想结婚,却不知道该怎么跟K1说。
难道说“喂波点裤,三爷我的心已经远走高飞啦你就别等啦。三爷我不会为你放弃一整片森林的!”
那波点裤简直分分钟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啊!
怎么着都不对,K3决定赶紧跑路。
哦不,是“暂时分开让双方都冷静一下”。
03
“波点裤波点裤!我忘拿浴巾了噜!帮我拿!”K3在浴室里叫道。
隔着磨砂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纤瘦的轮廓,K1觉得喉咙有点发紧。
“诶你咋空手进来了!?我浴巾呐?”K3拿换下的衣服捂住重要部位。虽然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他还是不习惯在恋人面前裸露。
“你还没洗完呢。”K1从背后环绕着他,下巴抵在K3白白的、冒着热气的裸肩上。
——想咬下去。
K3感觉好像有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
“我、我已经洗完了。波点裤你是狗吗?别随时随地发情啊!”
K1不说话,隔着裤子轻轻的摩擦K3白嫩的屁股。
布料窸窣摩擦的声音,似乎有某种暗示。
K3头皮一麻。不会又来吧昨天的还疼着呢…
“那什么,昨天的还没好呢,你要是再来婚礼我可就走不了路了啊……”
“呵,你还知道婚礼这回事儿啊。”K1在他耳旁轻笑,呼出的气一点点的撩拨他的神经。
“那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K1把K3的手机伸到K3面前,输入自己的生日,解除锁定。出现的界面是一条最新的订票记录。
K3心里咯噔一声。
哎哟卧槽,被发现了。
“……这是蜜月啦蜜月。蜜月旅行嘛。”K3干笑道。
“一个人去的也叫蜜月?”
不老实。K1拉下裤链,露出半抬头的柱体,往前轻轻一挺,便嵌入了K3的臀缝里。
后方传来的火热迅速麻痹了K3的每一根神经,K3感觉下身有抬头的趋势。偏偏这时K1的手又放到了他胸前的粉嫩的肉粒上,轻轻揉搓着。
K1的吻从耳后细密的落下,夹杂着低低的喘息,在K3的脖子上游走,留下一个个暗红的标记。
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滑过K3光滑的小腹,在肚脐上抚摸了一圈,再一路向下。恶意地逗弄着两个囊袋,却不给已经抬头的阴茎一点实质性的抚慰。
“唔,波点裤……K1…?”K3唤道,试图让K1冷静下来。
“嗯?”K1的声音低低的,染上了情欲的喑哑,对此时的K3来说简直是催情药。
胸前和下体传来的快感让K3理智逐渐崩溃,他狠狠的咬住手背以抑制那些羞耻的呻吟从自己嘴里发出。
偏偏K1拉开了他的手,把被咬得红肿的手背放在嘴边小心的舔噬亲吻。充血泛红的肌肤对舌头湿滑的触感格外敏感,K3因为这温柔疼惜的触碰一下心软了。
“回床上做……”K3撅着嘴说。他想起上次在浴缸里空间太小又没有支撑点,把他折腾的腰酸背痛的。
K1把他打横抱回了床上。
脱离了温暖的水汽的包裹,裸露的皮肤有些冷,和K1相接触的地方却热得泛红。
K3老老实实地趴到了床上,想了想又翻了个身仰躺着,看K1去找润滑剂和套子。
过两天,再过两天他就要逃走了。
想多看看他。
K1的唇带着他喜欢的薄荷味凑过来,含住K3的唇,厮磨吮咬。
深粉色的后穴还带着昨夜激情过的痕迹,K1的手指沾了些润滑就探了进去,缓缓地按压K3体内的一个个的敏感点。
果不其然,K3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声情难自禁的呻吟。
“快、快点…进来……”K3觉得K1再这么磨蹭下去自己估计要直接射了,那多丢脸。
K1邪魅一笑:“你自找的。”
分开K3的双腿,顾不得欣赏股间旖旎的春色,硕大的阳物狠狠挺进了只被两根手指扩张过的后穴。
“唔!你、你他妈轻点……”K3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努力放松去减轻被异物入侵的不适感。
坚挺了好久的欲望终于被高热甬道紧紧裹住,K1舒服得想立刻抽插,以求更大的快感,但顾及到昨天太激烈了今天必须慢慢来,不然会弄伤K3。
这边K3也不好受,他喘着气努力放松,却感觉体内的东西越涨越大,几乎要把他填满。他稍微夹了一下,立刻就感受到那巨大异物的形状,连血管的微微跳动都一清二楚。
感受到K3的讯号,K1立刻遵循最原始的欲望,向着K3的最深处大力挺动起来。K3难以抑制的呻吟鼓舞着他,甬道里细微的突起摩擦着K1硕大的欲望。
那是我的,别人都碰不到。
满足了占有欲的K1加快了速度,恨不得探索K3体内每一个细节。
这里有个敏感点,再往前还有一个,最深处……
“唔啊、波…波点裤……慢点!”巨大的快感让K3几乎喘不过气,他艰难的伸手去抚慰自己的下体。那里涨得他难受,前端不受控制的分泌出半透明的液体。
他快速的撸动着,将要射出的一瞬间,K1坏心眼地堵住了他的马眼。
“等等,一起嘛。”K1俯身在他耳边说,呼出的气流让他浑身战栗。
“不、不要……”
“真的想射吗?”
K3赶紧点头。
“那就解释一下机票是怎么回事吧。”
“我……”K3差点就说出口了,猛然想起自己要是说了实话K1一定会做到让自己走不了路。
“我紧张……想去散散心……”
K1当然不信。
但他大概猜的差不多了。
“松、松开,松开啊……”K3生理性的泪眼婆娑。
“还走吗?”
“不、不走了……”K3嗓音沙哑地呢喃。
K1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加大挺动的力度,顶得K3抑制不住地呜咽。
几个大力的抽插后,K1闷哼一声,射在了紧致狭窄的甬道里。K3同时也尖叫着射了。
卧室里满是淫靡的麝香味儿,K3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股间缓缓流血白浊的精液,白皙赤裸的胸膛还在微微颤抖,上面濡湿娇嫩的红缨诱人犯罪。
K1强忍着新一轮的欲望,抱着K3去做清理。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