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K26】船泊港


因为lo主是个13党,所以会有13的戏份,14党慎入哟么么哒




K2xK6

00
我在万家灯火里,辨认着来自他的光。


01
“呜——”
响亮又低哑的火车的鸣笛。

它进站了。

吱喀吱喀。

这是一辆老式的绿皮火车,,车厢上深绿色的漆已经有些斑驳了,露出稍浅一些的色块。它确实服务了好些年头了,现在依然承载着北上或南下的旅客。
冲破黑暗,驶向黎明。

吱喀吱喀。
列车员费力的打开门。窗玻璃上透出来的是车上的乘客不耐烦的脸,反射的是站台上的人热切的神情。

站台上的人纷纷骚动起来,手忙脚乱地拾掇起行李。
有人手里拎了七八个袋子,不知道小孩给谁碰了一下,小孩哭闹起来,只好腾出一只手安慰他,让另一只手委屈点儿。
有人提着笼子,笼子里装着过节吃的鸡,活的,却动也不动,大抵是被这漫长的旅程给折腾晕了。

那只鸡K6是认得的。
他和它的主人同一站上的车,他没事儿干就盯了它好久。兜兜转转换了几趟车,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它。

那也,还能再见到他吧。

K6萎靡的精神稍微振奋了一点儿。
“你好。”他轻声说。
然后别开视线,继续安静的观察这充满生活气息的图景。

繁忙,生生不息。


02
K6是偷跑出来的,只带了自己一周的零花钱。
买了底舱的船票,穿过了一整片海洋,来到了北方的陆地。
刨去吃饭的钱,剩下的就只够坐这种快要淘汰的绿皮火车了。他甚至没有留钱买回程的票。

如果,没找到那个人怎么办?
K6选择性的不去想这样的问题。

他只穿了一件衬衫,外面罩了件浅灰色的薄毛衣,在11月的深秋显得格外单薄。
这样的着装在暖和的南方并没有什么不妥,可随着火车咔嗒咔嗒地一路北上,从关不严的窗缝里灌进来的风,是刺骨的冷。

坐他旁边的中年女人带着惊疑和嫌弃的眼光瞟了他一眼,嘟哝着说:“要风度不要温度,冷也是活该。”

K6往手心里哈了一口气,有白白的雾气,冻僵的手指头感觉麻麻的,他又往里缩了一缩,眼皮沉沉的快要闭上。
他愈发的想念那个像太阳一样红亮温暖的男生。


03
星期五最后一节是选修课,K6选了“影视欣赏与评论”,乌泱泱的一百多号人挤在合班教室里,点名都忙不过来。

对于K6来说,又是一个可以提前放学的日子。跟K7说了帮喊点名,K6拎起包就走。
轻巧地翻过围墙,K6直径往家走。路过一个小巷时K6折了进去,七拐八弯的走了好几个胡同,进了一家网吧。

选这家网吧纯粹是因为K6爱干净而这家没什么人。
他选了自己惯用的那台机子,熟练的掏出账号卡,登入了游戏。

“诶,你今天上得这么早啊?”
一上线,K6就看见了“你二大爷”发来的消息。
“逃了选修。”K6十指飞快的敲打键盘,“今天怎么比?”

“还比啊?”
“那就,输了当我男朋友吧。”

这个“你二大爷”是个电竞选手,不在赛季的时候也不好好训练,不务正业的注册了小号来调戏广大群众。某天正好调戏到了K6,觉得这人战术还不错,把人pk掉之余顺手指点了两招。
结果K6不服输的性子上来了,天天守在“你二大爷”去PK场的必经之路上要跟他PK。
“你二大爷”一开始也没什么所谓,后来觉得这人严重影响到了自己调戏普通玩家的乐趣,就和K6打赌,赌注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K6一次都没赢过。
本来嘛,普通人想玩过专门训练的电竞选手,怎么可能呢。
所以他曾经每句话末尾都要加个“么么哒”,被迫在世界上喊过:“我是爱与正义的美少女战士☆〜(ゝ。∂)”,往官网上发过自己嘟嘴的照片,还得了年度“男神”称号,一时间约他打boss的人无数。

只有“你二大爷”大惊失色:“卧槽你是个男的?!”
“……我本来就是个男的。”

K6的角色是个男性角色,且此男惯使枪械,很适合K6的打法。
唯一可惜的是此男身形翩翩,清俊秀丽,和肌肉遒劲的大汉比起来简直受到不行,以致很少男生会选这样的角色,一些比较率性的女生反而会喜欢。
最让人误会的是,K6的ID,叫“六月飞雪”………

“你不是女的你干嘛叫六月飞雪啊啊啊!”
“这不是一个成语吗,你不是我二大爷你还叫二大爷呢。”
跟这个人聊天的时候,话不多的K6也会忍不住多说几句。

“可是!可是这个ID的昵称是小雪啊!!!”
“……”
“而且你一直追着我PK我还以为你想和我组cp呢!!你一男的为啥老跟着我啊!”

K6愣了一下。
一直PK也挺无聊的,他和“你二大爷”偶尔会一起刷boss,效率无比的高。他一直以为这样打打闹闹大家都挺开心的,结果好像不是这样。

感觉心口被小小的扎了一下。

K6看了一下消息,有附近五六个队伍的组队邀约,随手选了一个同意。

那天K6很不在状态,刷了两个副本以后就扯了个理由匆匆下了。
结果第二天继续随便点了个同意,准备调整状态刷副本的时候,“你二大爷”雄赳赳气昂昂的出现了,提着一把大砍刀。
声称“不许打扰我聊妹子”的“你二大爷”轮着大刀砍翻了K6队里所有姑娘。

[六月飞雪]:“卧了个槽。”

“你二大爷”也不理他,哒哒哒跑走了。

K6郁闷的下了线。
结果第三天也是如此。
第四天,第五天…

最后已经没有人来找K6组队了。
K6看着那边得意洋洋站着的“你二大爷”,气急败坏,手一抖发了个组队邀请过去。
那边飞快的同意了。

……搞半天你就想跟我一起刷副本啊?搞那么多幺蛾子干啥哦!


接着又回复到一起pk刷怪打boss的日常。
他们默契地谁也没提这事儿,但似乎关系开始进化到网络以外的地方了。
大抵都是男生的缘故,又有共同的爱好,在一起可以噼里啪啦聊个没完,都没有冷场的时候。

K6说自己是个学生,家里有个哥哥是学神,另一个哥哥是霸道总裁。自己什么也不是。
“你二大爷”说有学霸有养家的,你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嘛。
K6就少见的傻逼兮兮的笑。

他觉得我好看诶;-)


他知道“你二大爷”叫K2,搞电竞的,住在kk市。
但他不知道K2每天训练完累得眼睛里都是血丝还掐着点在游戏里等他。


[六月飞雪]:“……男朋友?你不是喜欢妹子吗?”
[你二大爷];“不啊,我喜欢你。”

K6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镇住了。

“我……我作业没写完。”K6迅速下线。
斜阳如血,霞光漫天。
K2看着场景里孤零零的角色,苦笑。

收网收得太早了吗。


稳住稳住!
又不是没被告白过,怕什么嘛。K6给自己加油打气。
而且人家说不定是开玩笑的呢!

……是,开玩笑的吗。
K6关机的手一僵。


“哟,作业写完啦?”K2还在那个场景里。
K6不理他的调戏。
“以后别开那种玩笑。”

K2愣了一下。

“哦。”



04
K6从梦里悠悠转醒,车窗外是开阔的无垠的农田,空无一物,只有电线杆偶尔掠过。

梦到了,以前的事。

那时是那样说的,也不知道他有多难受。K6有些懊悔。

很快就要见到他啦,景物呼啦啦地从窗外飞过。想要再快点,又有些害怕。

认识一年多了,通过视频加过微信煲过电话粥,可是见面还是第一次。
很紧张。
刘海长长了一点,他会不会不喜欢?
穿的灰兮兮的,是不是不好看?
该怎样笑?
K6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嘴角。
见面了就没办法发表情发各种搞怪的符号了,看见冷冰冰的自己,他会不会觉得很没劲很无聊?

以前看新闻有说网恋见光死什么的,自己这种,会不会是这样的结局呢。

他忽然又笑不出来了。

男生和男生谈恋爱啊,除了打游戏,会做什么呢?会一起唱k、手牵手逛街、去西餐厅约会吗?
会做爱吗?

K6有点紧张。

如果,如果K2真的想和他上床,他会同意吗?

会的吧。

因为是男生,反正又不会怀孕。
不不不,不是这个原因。

是因为那人是K2。
他想要的,他能给的。

好喜欢他啊,真的好喜欢他。

可是要怎么生动的向他描绘他在自己心中的份量呢。
喜欢上这个人,是平凡的我做的唯一不平凡的事。
甜蜜的、酸涩的、压抑的、不能告诉别人的。
是初恋啊。



05
做值日做到天都泛黑了。
K6闷闷地踢了一脚路上的易拉罐。他想早点上游戏见K2啊……

校门口的香樟树发出辛辣的气味儿,蝙蝠在房檐间飞舞,路灯下K6的影子被拉得修长。

心里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像动物的第六感对危险的预警。他本能的加快了脚步,顺手在路旁折了一根树枝。
那些窃窃私语,他终于听得真切了。是危险的,不怀好意的议论声。

因为校外的流氓头子,就站在前方,领着五六个人。

“你就是K6,抢我马子的?”
“……呵呵呵。”
K6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他压根不知道这流氓的女朋友是谁。

“大家都是爷们儿,我也犯不着为一女的找你麻烦……”领首的那人把玩着手里的小刀子。
K6心说你不就在找我麻烦呢吗?

“但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他妈要是放过你我还怎么在道上混啊?!”他话音刚落,K6的拳头就招呼到了他脸上。
这一拳极其有力,他几乎听得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冲力让他向后倒去,尚未来得及反应,K6向着他的胸前又是一脚,几乎让他背过气去。

虽然看起来文弱,K6毕竟也是学过跆拳道的,所以一点都不紧张。注定要打一场了,先发制人胜算还比较大。

解决掉一个了,但是K6几乎被反应过来的小弟们包围了。
他委实不是力量型的,只好努力的调整呼吸,寻找别人防守最弱的一个点。

拳头带着风打过来,K6迅速扣住那人手腕,反向一拧——骨骼发出清脆的爆响,那人惨叫着去踢K6,但痛觉影响了神经,K6很轻巧的避过了。

以一己之力,解决了两个人。但这并没有缓解局势的紧张。
K6集中注意力解决其中一个人,必定无法顾及其他人,这不要命的打法使他腹背受敌。
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手臂也有些酸麻了。很晚了他还没有吃晚饭,低血糖让他有些头晕。他背靠着一堵墙,面前是四个壮硕的男生。

他最多能再解决一个。
但又有什么用呢?

啊啊早知道就不帮他们倒垃圾了。今天还是K2的生日呢,怎么会这样啊……

K6索性蹲下,抱住了头。
他听到棍子扫过来的呼啸声,紧紧地闭上了眼,等待着,却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倒是听见了几声哀嚎。

都这么晚了……
…是谁?

“喂小鬼,我当年教你的跆拳道都忘光了吗?”
是很熟悉的、欠扁的声音。
K6茫然的抬头,看见了一个男人邪魅的笑着,双手插在牛仔衣的兜里,随意的抬腿,准确踢中了一个人的膝盖窝,那人踉跄着跪下。

他恍惚的想起,这男人扶着他的手臂,给他调整姿势。靠得很近,闻得到他身上清爽的薄荷味儿。

同样的味道,在自己家的哥哥身上也有。

“你来干嘛。”他呢喃着问。
“我要不来你不就给打死了么。”K1翻了翻白眼。

不,他不是想问这个。
他想问的是,你怎么会来。

这么关心以前的学生吗。
还是,只是单纯的路过?

俩人一前一后的的走着,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老长。

少年的瞳孔反射着橘黄色的路灯,目光清冷,让K1不禁多看了几眼。

“你哥出差前卡着我脖子要我照顾好你诶,结果才第一天你就跟人打架了,我要怎么跟他交代噢……”K1烦躁地抓抓头,苦恼地说。

是这样啊。

“没受什么伤。”K6淡淡地说。
“好啦好啦,小男生嘛,总会磕磕绊绊的。放心我不会告诉你哥的。”男人停下来等他,拍拍他的背,“现在回家,我给你煮面吃。”

K6身形一僵。
不是因为这久违的触碰,而是,K1的厨艺,在他们家简直臭名昭著……

“我……想吃以前那家拉面。”
K1点点头:“成。”


K1掰开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了他,他拘谨地说谢谢。
热腾腾的拉面上飘着葱花和香菜,腌制的牛肉被切成薄薄的一大片。就像被水蒸汽蒙住了,K6看不清楚眼前的人。
就像这么多年来,在他心底的,只是一个幻想出的影子罢了,他从未了解这个男人。

这家拉面馆就在道馆的旁边,不是新疆人开的,手艺也不怎么样,但是K3总是喜欢来这里吃。
K6没想学跆拳道的,K3自作主张帮他报了名,周末就亲自送他来。在道馆看他练习,再把他接回家。
那个时候,K3看的,是K6吗?

训练完以后,K3总是带K6来这里吃面,每次馆主都会屁颠屁颠的跑来跟他们拼桌。
K6想吐槽说周围全是空位要不要这样啊。
但他最终也没说。
他哥哥从假装的不耐烦到最后和K1相谈甚欢,K6独自大口吃面。

面不好吃。
真的一点都不好吃。

那时的K3只是,想和这个人多待一会儿,在繁忙的喘不过气的工作里,抽空和这个人说说话。

相比之下,K6眼里的K1,是老师,是朋友,是兄长,是无可替代的人,但也只是个模糊的影子而已。
那些一闪而过的青涩的念头,在时光的打磨下最终面目全非。


“诶小K6,哥今儿打翻那帮人的时候帅不帅啊?”K1没话找话。
没有K3做调和,单独面对这个面瘫少年K1简直如坐针毡。

“帅。”

“你哥哥……噢我是说另一个,就K7啊,他可厉害了被选拔去参加物理夏令营诶。不过物理夏令营是什么?在草地上写物理题吗?算了我是粗人不懂。不过你要好好像他学习啊,都同一个妈生的你怎么能比他差嘛。”

“好。”


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K6专心致志地对付满满的拉面。

“你真的很喜欢这家的拉面啊。”
“我一点都不喜欢。”

K1诧异地瞄了一眼K6——这小子简直是在和自己抬杠,叛逆期么?

“我哥哥喜欢。”K6低声说。
K1愣愣地看着他,心里有什么地方微微波动了一下。K6于他一直是个小孩儿,K3带他来的时候K1的目光就没从K3身上离开过。
但是小毛孩儿好像长大了啊。身影渐渐和某人重叠,相似的五官,纤瘦的身子,像迎风而立的小树苗。

那时K3也就比现在的K6大两三岁而已,刚刚接管家里的公司,穿着规规矩矩的白衬衫黑西裤,像个小职员。开完会回来疲惫的看着他们训练,快要睡着。
但是仍然掩不住那张脸的惊艳,K1整个人都傻了,师弟踢过来的时候他闪也没闪,被正正地踢到胸口,差点儿吐血。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丢脸,K1羞愧得无地自容,以后再见K3的时候都有点儿心虚。
同样的年纪,同样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初来乍到,他们各自在平行线上挣扎,到如今第一次回头看,惊觉居然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们在时间的风浪里随波逐流。
所幸十指紧扣不曾离散。


“我说,你可别喜欢上我啊。”K1忽然想起了什么,随口说道。
K6没想到他会忽然冒出这句话,一时不知道怎么接。
K1自顾自地说下去:“你哥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会想撮合我们俩吧干嘛老让我们独处……那个笨蛋。”
虽然不满地皱了皱眉,却难掩语气里的宠溺。

“你几乎每句话都提他。”K6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立起来了。

“嗯,是啊。因为我喜欢他嘛。”K1耸耸肩,“所以你可不要喜欢上我啊,绝对没结果的。”

“这话……”K6把筷子架在面碗上,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你说得太晚了。”

“卧、卧槽!?”
K1心下大惊。不不不是吧虽然K7暗示过他K3的态度好像也不大对但是不会吧?!
卧槽这小兔崽子真暗恋我啊?!要命噢我可是你哥的未来男朋友啊!!

“那个…咳。”K1清清嗓子,“我觉得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你这种年纪的小屁孩还不太明白什么是喜欢,你这种只能叫好感。”
“知道啥叫好感么?好感分很多种,但是程度都……”

“我知道啊。”他打断K1的喋喋不休。
“所以你说得太晚了。”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至少不是那种喜欢了。”
K6坦然地说了实话,间接地承认了自己喜欢过K1。

有些特别在意的事情,从来不敢说出口,千言万语藏在眼里。真正能告诉别人的时候,反而已经不在意了。


06
被逼在墙角走投无路的那个时刻,你心里期待的,是谁?


07
K2黑了K6的学校到他们家一路上所有的监控设备。
那群不良少年打伤K6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用能想到的一切残忍手段来对他们,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世上。

可现实是他在离K6三千多公里的K市,他眼前的不过是一段又一段的视频录像。这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
有人帮他把那群人打得满地找牙了。有人替他把K6带走了。

K6对那个人是满满的信任。

他嫉妒得快要疯掉。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和K6不过认识了几个月,怎么能比得过多年的羁绊?


“喂喂,K2,你的金滑蛇要被你捏爆了啊。”队友拍拍K2的肩膀,让他回了神。
“我明天想请个假。”K2脱口而出。
“哈?!”对方一脸“你疯了吧”的表情。“明天有团体赛呢你不参加我们怎么办?!”
“我……”
“别闹了,我知道你紧张,没事儿的啊。生日快乐,走,去吃蛋糕吧。”


K3出差了,K7去参加什么物理夏令营了,家里没人,黑漆漆的,有点瘆人。好在K6也习惯了。

K6回到家给手机充了电,洗完澡开机一看,有三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来自同一个人。

背上的伤被热水一烫已经痛到麻木了,手也拿不稳东西,K6一瘸一拐的走到沙发上趴着,给K2打电话。
“生日快乐,二大爷。”
柔软的皮质沙发让K6好歹舒服了些,却更困了。他心里乱得很,K2在那边说了些什么,语速很快,他也没注意听。

那个时候。
我想过,来救我的是你就好了。

“K2,我想见你啊。”K6轻轻地说。家里没人,偌大的房子里说话大声一点都会有回音。
强大的孤独感笼罩着他,他不想再待下去了。

“我……现在是赛季。我比赛完就去找你。”

“那我去找你吧。”
想见到他,好想立刻就见到他。这样经常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子,真是一秒也不想多呆了。


08
再漫长的旅程也是有终点的。

做这个决定并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他就这么义无反顾的来到了这个城市。
陌生,又不陌生。

K6在人流里被推搡着挤下车,又被拥着向出口走去。所幸他除了一个背包也没有带多余的行李,一个人倒也方便的多。

K6睁大了眼睛,看着陌生的四周一切:霓虹闪烁的酒楼、车站招待所、叫卖的小贩、行色匆匆的旅人。

——这就是,K2所在的城市啊。
车水马龙,繁华熙攘。

他手里捏着写有K2住址的纸条,汗涔涔的,字迹已经有些洇湿了。但是没关系,这一路上K6都在盯着它,早已经倒背如流。

身上只剩下一点点钱了,K6在去买点东西吃和打车去找K2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后者。

09
我的爱像倾盆大雨,坠落满地。


10
K6站在写字楼下往上看。15到30层是住宅区,从像小格子一样的一扇扇窗里透出来暖黄色的灯光。
这栋楼和其他的摩天大楼没什么不同,可这之中有一盏灯是属于K2的啊,这就因此而不同了。

那里有一盏灯,指引你来到陌生的城。

K6看着上面“Karry2”的门牌,心脏在胸腔里激烈的跳动,手心出了薄薄的一层汗。他就这么来了,结束了漫长的旅程。马上就要见到K2了。他该说什么呢?
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独自穿过三千多公里过来了。明明什么关系都不是,会不会显得太主动了?

明明经过了那么多的努力才到这里,只差一步却打起了退堂鼓。

确认了好几遍,K6才鼓气勇气摁了门铃。


11
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打开,热乎乎的暖气扑到K6的脸上;K6满意地欣赏屋子的主人脸上惊愕的表情。
然后他像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那样,慢慢的弯起嘴角,说:“生日快乐,K2,Surprise!!”

K2怔怔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反应了好久,久到K6的微笑都僵硬了,已经开始心虚自己是不是不该来了。

他没想过K6会真的来,飘洋过海风尘仆仆。K6这样说的时候他一直以为是开玩笑的,好吧虽然他得承认,心底里是有这么一点期待的。

K6轻轻晃了晃脑袋,然后就被用力地扯进屋里去了,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门嘭的一声关上,隔绝了凛冽的朔风,屋子里暖和得就像天堂。

终于,终于见到你了啊。

K2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传来,附在K6冻僵的身体上,酥麻酥麻的。K6鼻头酸酸的,浓烈的、复杂的情感在这一刻尽数向他涌来。
还好,还好这段漫长的旅行没有白费,还好不是我在自作多情。

就像漂泊的船终于停泊在港湾。

过春风十里,尽芥麦青青。

End

——————————————
大家好我是三太太~换了个id发篇文来找找存在感……
这篇文断断续续写了很久,一开始只有一个灰毛衣漂洋过海去找红毛衣的脑洞,写着写着就扩充了很多
二公主的病娇其实好难表现噢因为一点都不正常……大概就是砍翻妹子和嫉妒K1那里吧

六儿的话,给我的感觉是话很少但是敢想敢做的人呐,而且很有勇气啊

至于为啥K1看起来这么话唠…和高冷的六六在一起谁都会显得很话唠嘛!!

瓦拼着老命在26日过之前码完了!来夸我好吗!!

好啦!
很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

最后,欢迎捉虫(๑•̀ㅂ•́)و✧

评论(33)
热度(75)
  1. 六一儿童节o_O山梨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我只是个小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