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7月环游世界企划加拿大站】-《清嘉》

转一下证明我这几天没有摸鱼

No.13筑梦馆:


《清嘉》 又名:《名侦探K3》 @山梨子 




上午10点三十分,我在异国街头,寻找一个傻逼。




K3独自站在温哥华的街头,冷漠凄清又惆怅。礼拜六的商业街,四周人海茫茫,举目望去唯独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冬季的温哥华湿冷,带着水汽的风从每个缝隙里争先恐后地钻进行人的衣帽里,刺激着每一寸神经。


“我帮你提行李吧。”
“不要。”
“那你帮我拿手机我帮你拿行李。”
“……”

别扭的体贴的话言犹在耳。
K3听见背包里传来了铃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掐断了拨号。

好吧好吧。
小爷这么厉害,不就是找个人嘛。

K3潇洒地一甩头,背着背包步履轻快地走了。



"Excuse me.Have you seen a boy with curly hair,about 5-year-old?"
大胡子的警察给他看了照片,小男孩笑得一脸天真烂漫。
"His parent is looking for him."
K3仔细看了看照片,确信自己没见过,抱歉地摇了摇头。
"I'm sorry.I'm new here.But if I see him,I'll call the police at once."

警察跟他道了谢,转身去问下一个人。


K3注意到警察提到小男孩儿的父母时用的是单数,心里不受控制地脑补了十万字讲述栏目单身母亲苦寻爱子的故事。
被自己的脑内剧场搞得鼻酸想哭,K3才拍拍自己的脑袋,停止了胡思乱想。自己的事儿都还没着落呢,哪来的空闲去想别人的事儿啊。

唉,波点裤真没用,还累得小爷去众里寻他千百度。



虽然暗地里一直在嫌弃K1的外语如何如何的烂,其实K3的法语也非常蹩脚,英语也不会什么高级词汇,所幸发音纯正标准,日常用语勉强能够应付。

K3也想过顺便跟那个警察说一声,刚刚有这么个念头就立刻被自己打消了。
哪有那么严重。
说不定下个路口就能遇到呢。
再找找看,马上就能遇到了。

K3把大胡子警察的句子套了一下,现学现卖地拿去问每一个路上遇到的人:"Excuse me.Have you seen a man with short straight hair...about 24-year-old?"


商店的橱窗里摆上了中国结,大红的流苏垂下来,有一部分挂到了窗台上,又醒目又吸引人。看得K3差点强迫症发作冲过去把它摆好。





附近区域内K3走了一圈也问了一圈,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也在他的预料之内,本来街上也没几个人,温哥华又是加拿大华人分布最密集的城市,看见中国人也不会有多在意。
这在预料之内。他又对自己说了一遍,心里却好像有某种东西在一点点地断开。
这种感觉类似于他的第一张工资卡随地乱丢后来找不到了,他也曾坚信一定会找到的,感觉那层联系还牢牢地系着他,后来怎么找都没找着,那种联系紧密的感觉也就渐渐消失了。
K3哆嗦着打了个寒颤。

冬季的冷风刮得他的脸颊生疼,像被刀刮过一样,K3往围巾里缩了缩,感叹找人这种活儿没个厚脸皮还真做不出来。

K3哈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手。
“丫的,快把小爷的厚脸皮给刮薄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咖啡店避避寒。

K3在店外忽然站住了。
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有人盯着他,猛的一回头,却只看见路人行色匆匆。

不是K1啊……


除了Tim Hortons之类的快捷店温哥华其他的的咖啡屋都不是很大,多半是个人开的,售卖一些home-made小餐点。
K3在冬日的冷风里走了半天脚都冻得僵硬了,冷不防一推门一大股暖气铺天盖地地把他从头到脚裹住,浑身舒服得起鸡皮疙瘩。

他有些庆幸又有些担心,背包里装着钱他带在身上了,不知道K1记不记得行李箱里也有一定数目的加币。暂时找不着自己也罢,别弄得生病了。


K3捧着Espresso抿了一大口,香浓幼滑的触感裹上舌尖,热气从食道注入胃里又传遍全身,整个人一下精神了许多,趁着招待的小姑娘端着碟子过来又跟他打听K1的消息。

小姑娘摇摇头,K3也没怎么在意,道了谢就专心对付面前的黄油面包。倒是人家起了好奇心,抱着盘子往他前面一坐,一副开聊的架势。


K3无奈,也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也不复杂,总结起来就一句话:"I'm looking for my boyfriend."
K3笑嘻嘻的,没心没肺的样子,他想他总能找到K1的,大不了今天就先去找个酒店呆着,等天气好一点再去警局。

你们第一次来温哥华吗?女孩问。
K3说第二次啦,上次来是夏天。


上次来的时候,我们居然吵架了。
因为一点点,很小的事情,争吵得面红耳赤,在大雨天一个人跑掉了。
现在想起来,那些幼稚的紧张的互相试探期已经过去了,怎么还会分开呢。


是不是我不够爱你。
看见新的东西就想跑掉,总是以为你会在旁边的。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

"Just…get lost."


"Then you must worried him a lot."女孩黑曜石般的眼睛带了点同情看过来,让他浑身不舒服。

哪儿能啊哈哈哈那五大三粗的我才不担心他他不去拐卖良家妇女都好啦我一点都不担心他。
他想这么说,心里却有什么一点一点地漫上来,然后缓缓溢出。

他听到自己艰难地说:“Year,I 'm worrying him."

温哥华这么大,你又不会英语法语,你要怎么办啊。



K3勉强地扯了一个笑,低头喝咖啡。
怎么可能不慌呢,两个人,说K1乱跑跑丢了不如说是自己走丢了。
二月份的温哥华张灯结彩,红灯笼红对联彩花灯,准备迎接中国的新年。
K3没想到在外国的年味比国内还要浓厚,着实惊喜了一把,大呼小叫地看见喜欢的就窜了上去。

下次。
下次看见喜欢的我也还是会跑过去,不过我一定会抓紧你的手。



有个黑人拖着硕大的行李箱走过来想拼桌,这么冷的天,他大概一路疾跑过来,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侍应生赶紧站起来,K3和善地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待来人坐定了,又跟他打听。

K3如此这般地描述了一通,看那人还是不太明白正准备摇摇头的样子,一拍脑袋想起什么来,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给他看锁屏,侍应生也凑过脑袋来看。
只见两人瞪大了眼睛盯着屏幕,一脸“这tm不就是你自己吗”的表情。
K3有点囧。

……夫妻相这种词在英文里怎么翻译?在线等挺急的!

"Ah,he's my boyfriend."

"Well,if you say someone similar with you,I think I've met him."黑人仔细地思索了一下,说。


“诶?!Er...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where you met him?”

"Near the Lion's Gate bridge.He looked worried...like looking for someone."

K3一下子窒在那里。
波点裤在担心——这一点让他十分难受。



来不及道谢,他往狮门大桥的方向一路小跑。

他跑过了几个人,手腕忽的一痛。接着是“咔”一声,胳膊和膝盖一下失了力气。
在他还一门心思的沉浸在恋人即将得见的喜悦中的时候,他被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摁倒在地,关节酸麻根本反抗不了。
紧接着马路对面也跑过来几个人,个个如临大敌,一边亮手铐一边摸枪。

你被捕了!中年人亮出警察证。

What?!!
K3想我真是日了狗啦!
祖上三代良民成分良好无不良作风纯正黄土高原血脉!红卫兵都不敢抓我你们怎么敢?!!

K3挣扎了一下,立刻有更多人来按住他。中年人的语速很快,他大概听出他们认为他在这一个区域乱晃很长时间了,怀疑他是恐怖分子。
以及,刚刚慌慌张张地从咖啡馆里冲了出来,认为他是在里面放了炸药。
他们情报追踪了挺久的一个外国暴恐分子,确实和K3某些行为特征相符。
K3目瞪口呆:"I didn't!"
主动开包让他们检查。
……被摁住了,这个动作没做成功。


K3急了,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只是在找我男朋友!

中年人不耐烦地挥挥手,他还是被带走了,不由分说的。

“……”
大叔你知不知道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啊!你的表情好像王母娘娘啊!!


K3扭头往狮门大桥的方向最后看了几眼,某种不可名状的感情笼罩了他,-——现在喊你的名字,你会不会听到?

他一张口,第一个音节还没发出,制住他的便衣就警惕又紧张地瞪着他,好像下一秒就要喊“fire”。
他是听说过加拿大和美国在反恐这方面的司法黑暗的。有些本国人被抓了随便诬陷一个罪名,可以被隔离很多年,甚至罪名“未知”也可以无限的被拘留。
又何况他一个毫无背景的外国人。

K3的口型硬生生地在最后圆了回来:"I need a translator...and a lawer."


这句话为他争取了至少六十分钟的时间。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警局里发呆的六十分钟啊!!



K3觉得自己一定是无聊得崩溃了,或者是被剧情的神炸开弄得崩溃了,才会想方设法地进行脑内活动。
比如,yy波点裤对他媚眼如丝,说大王,今晚听你的。
又比如,这件失败的抓捕暴恐分子案件的头绪。


外国人。
失踪的男孩。5岁。
暴恐分子。
在狮门大桥附近活动。
怀疑携带炸药。


有一个猜想。隐隐呼之欲出,却又缺乏关键的线索。

正一头雾水的时候,翻译来了,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华裔女性。
K3礼貌地和她打了招呼,社交性的交谈了几句,大概了解了她是怎样的中文水平。



“你好,警官。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你有什么想问的,我尽量告诉你。”

……………


盘问进行到一半,做笔记的警官忽然被叫了出去,十分钟后回来,一脸古怪,说有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找爱。

K3一愣。
是K1。心砰砰地悦动起来,吊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咦?!
等等?!
在……找爱?

K3默默捂住脸。
以他对K1的了解,那二货说的大概是:
"I'm looking for someone who likes me."
我在找爱我的人。
人家都觉得这枚男子是多么的缺爱。
……波点裤你的英文真的好烂啊这种蠢萌蠢萌的感觉。
嗯,找爱。好像这样翻译也没错。



“嗯那就是我男朋友啦。我们夫妻相。你们带他过来,他可以证明我说的一切。”
K3决定把“夫妻相”这种东西的翻译丢给专业的翻译人员。他一高兴,整个人都带点“我高兴大家也要开心哦”的感觉,白烂话都说得出口了。
“诶我找了他好久。”
“我思念他都忧郁成了一朵娇花。”



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你了。
K3有些高兴,感觉局势又回到了他可以掌控的状态。就好像他当年做二级市场研究,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经济链掌握于他手中的感觉。


想到K1,K3就觉得内心雀跃……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K1、K1!


-不,我并没有见过他。
-他是你男朋友吗?你不像本地人,你们出来度蜜月?
-噢,如果是说一个和你很像的人,我见过他。
-就在狮门大桥。

最后一个线索。

如果你就是暴恐分子,正在谋划一起爆炸案,试图引发公众恐慌。你要怎么做?K3问自己。
炸哪里,又明显损害性又大?狮门大桥,温哥华的地标性建筑。
炸药不可能过安检,那么可能是自制的TNT或者黑市交易。存放点呢?
狮门大桥附近有废弃的码头,有废弃的码头就必然有空置的船坞。
携带在身上,怎样看起来最正常?
放在行李箱里。狮门大桥周围有许多外国游客,刚下飞机提着行李再正常不过。
不是自杀式袭击,炸完想逃跑怎么办?
抓一个人质。最好是小孩子。
小孩子……放在行李箱里!


“……你说的恐怖分子,是黑人吗?”

他冷静下来,心脏狂跳。

“看你的样子,好像在我能证明我不是之前,就发现了这一点,继续盘问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吧?”

警官平静地说:“对不起先生,无可奉告。”

“好的。那我有东西说,我可以奉告。”
“我大概知道,你们要找的人。但首先,请先派人去检查狮门大桥有没有被放置炸药。”



……牛郎波你再等我一下。

小爷要先去拯救世界。
然后再,跨越银河来找你。


………………



K3坐在警车里,看着一帮黑衣刑警突突突冲下去抓人,解开行李箱抱出男孩儿,交到他眼泪婆娑的妈妈手上,单身母亲和男孩顺势在警长肩上呜呜地喜极而泣,警长在关键时刻展现了铁汉柔情,轻拍小男孩儿的背安抚他,大开大闸一气呵成。
整个场面仿佛好莱坞三流电影。

目睹一切的K3先生表示:你们加拿大人表演欲都这么强吗!

小爷我还等着回警局找我男朋友呢喂!!
能不能过会再哭啊!!



还得回去做笔录。
K3端端正正地坐在后排,面无表情看向窗外,对前排感人肺腑的真人大电影视而不见。

太久了。
他很想K1,很想很想。对其他事情都没有兴趣了。
只想看见那个人。

每前进一点,我离你的距离就近一点。

我知道的,我们一定能再次相见的,我就是知道。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什么时候,不管用什么方式。
你不在我身边的短短几个小时里,发生了很多故事,就像一生一样漫长。想要把所有的都告诉你——这样的心情急不可待。




他在枫叶旗下看见了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忍不住大声喊他的名字,尾音上扬。K1回头,也朝他大力地挥手,欣喜万分。
不在意旁人惊讶的目光,他跑过去和他拥抱在一起,就像拥抱整个世界。




END

—————
虽然写的是这样,但是文艺作品确实是和真实存在出入的。
加拿大的警察其实很有人情味哦
还会跳广场舞【。
温哥华也是个对外国人很友好的城市,华人很多是真的,会全城欢度春节也是真的,有机会的话推荐去一下噢
【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我居然要写冬季,只好开16度的空调找灵感,滋味酸爽回味无穷。
以及,不要随便和人说I like you啊,波波那个是不知者无罪,如果我男票对我这样说我会揍他。
因为这个很轻浮的,一般约炮用。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