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7月环游世界企划美国站】-《借汝之光》

;-)

No.13筑梦馆:

《借汝之光》  @山梨子 


 


这是一场穿越整个国家的公路旅行,一路风光旖旎。



我们的故事的主人公,此时还在Oliver's Lounge酒吧里头对着地图冥思苦想,为这次的旅行而犹豫不决。
他们来到西雅图有两三天了,印第安风情也见识得差不多,目前正在苦恼下一个目的地。

“波点裤。”

“嗯。”

“波点裤!”

“嗯!”

“…………波点裤波点裤波点裤!”K3不耐烦地一把将挡了他看K1的视线的地图从中间撕开。
“我说,我们去公路旅行吧!”K3的表情很是兴奋,看得出虽然是一时兴起但也对这个计划充满期待。

“……我没意见。不过你刚刚把地图给撕了,怎么开车?你开?”

“……”
K3迅速地端起吧台上的Martini一仰脖给喝了个干净。
“不行啊,不能酒驾。”

“……”




他们从宁静的西雅图出发一路南下,路边森林绿浪翻滚,白鸥翱翔在青空中。
到底是喝了酒,K3的表情带了一点酒意,脸颊红通通的,眼神儿却清亮;他扒拉开安全带,扶着敞篷跑车的玻璃窗从副驾驶上站起来,猛烈的山风吹开他的额发,自脑门儿向下的凉意让他清醒了许多。

“啊——————!!”
K3忍不住扯着嗓子嚎了一声,惊起一林飞鸟。

“祖宗你又怎么了快下来!太危险了!”

K3听话地坐下来,乖乖系好安全带,又艰难地歪过身去在K1脸上亲了一口。
——这要搁平时他怎么也拉不下脸来做这个的,老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K1想酒真是个好东西。


“波点裤你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二次见面你请我吃地摊。”K3喝了酒就莫名地有点话多,“你说你以后赚了大钱就开车带心爱的姑娘去到处兜风。”

“别胡说。我们南方人不喜欢说“姑娘”的,我当时说的是“心爱的人”好不好。”K1顿了顿,腾出一只手来捏捏K3的脸蛋儿,“而且我心爱的人不是姑娘。”

K3没吱声。

K1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歪着脑袋睡过去了,头磕在窗玻璃上也不嫌痛。K1停下车把人给扳正再塞了个颈枕。




K3说的“第二次见面”得追溯到好多年前,他欠了K3人情,就请他去吃饭。本来还担心这个富家子知道要带他去撸串儿会大开嘲讽,结果K3哼哧哼哧放开了肚皮吃,愣是把烧烤吃出了法国大餐的价钱来。
吃完一抹嘴差点哭了,说我他妈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着实把K1吓了一跳,连带付钱的时候都忘记了心疼。
后来K1才知道这小子刚从英国回来,被大不列颠的黑暗料理荼毒了十几年,冷不丁遭到了裹着浓油赤酱的祖国文化瑰宝的洗礼,心灵都涤荡了一遍。


K1模糊地追忆青春的时候,天色飞快地暗了下来,霞光慢天,金红色的云朵被勾出出风的轨迹。




一路是平原,地势平缓视野开阔。他们倒也不急,看见有特色的小城就停下来尽情地玩几天,休息够了就继续走,终于在一个月后的黄昏时分到达了洛杉矶。

他们去年也来过洛杉矶,不过是从机场进去的。这回还没进洛杉矶城,在城外看见了那条著名的“六十六号公路”。彼时他们刚路过一个充满风情的小镇,对这条苍凉又浪漫的公路的兴趣远比对一个去过了的大型城市的兴趣来得大。

66号公路,一条贯穿了大半个美国的传奇公路,曾从“美国公路系统”中被抹去,又以新的面貌重现在美国地图上。
K3拉着恋人在路牌边合了影,盘算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上路。



开出了几十公里,日头渐渐地消失在地平线上,K3忽然一拍大腿叫了起来:
“欸欸欸波点裤!!
明天洛杉矶有Gay pride weekend and parade啊!”

K1专注地开着车,一下没听明白:“嗯?”

K3把手机屏幕亮给他看:“同性恋骄傲大游行啊!”

“你想去?”K1把车缓缓停在路边,“现在倒回去也还来得及。”

K3沉默了一会,说想啊,但是别回去了吧。
你太辛苦了。

K1点点头,又重新发车。
准备入夜了,现在倒回去委实不是一个好选择。


“……诶,想去大游行诶……
真的好想去……”
开了没多久K3又开始嚎,在K1余光瞟过来之前赶紧说:“别回头!我就是单纯练练嗓子!你就让我嚎两声。”

K1笑着在他脸颊上啃了一记算是安慰。
“没关系,下一次,或者再下一次。反正人生这么长,总有机会去的。”


黑夜渐渐地笼罩大地,他们正开车穿越莫哈韦沙漠,远远地看了一眼卡里克鬼镇遗址,便转东北方向,前往沙漠里最大的绿洲——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

“不夜城”远望过去灯火通明,在黑暗的背景下远观着一片霓虹有别样的美感。
说是“不夜”,不仅仅是灯光,更是指人的生活方式,夜夜笙歌,夜生活就如同白天一样丰富多彩。

然而K3坐了一天车腰酸背痛的实在是没心情去“小赌怡情”了,K1就更别提了,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我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情绪。
K3在进城前就赶紧订了酒店,浑浑噩噩地到了房间让K1赶紧去洗澡,自己陷在软乎乎的枕头里不管K1怎么叫都不肯醒。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K3发现自己穿着干爽的睡衣浑身清爽。除了腰有点疼。
忍不住把狐疑的眼光投向了K1。

“噢你怎么叫都不醒,我帮你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K1叼着牙刷含糊不清地说。

K3说可是我腰好疼啊。

“……等等!你在想什么!我是正人君子好嘛!正宗柳下惠从未更名!难道还对你动手动脚吗!”

“……也可以啊。”K3想了想说,“我也没说不让。”

“……”
现在还能补票吗?




美国文化比较随性,两人也不怎么讲究,穿着T恤大裤衩就出门了。
他们在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上走了一遍,白天的这条街道远没有它晚上看起来那么风情万种。相反,由于配色的原因还显得有些单调了。

K1牵了K3的手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随意逛了逛觉得无聊,K3说,人生需要惊喜啊波点裤,你怎么就不能玩个浪漫呢?


K1去自动贩售机处买了两罐饮料,递给他一瓶:“好啊,三三,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

“……”
卧槽你不要用一种“我们去吃晚饭吧”的语气说这么吓人的话好不好!!
“20克拉的大钻戒有吗。”

K1忍不住笑了:“你喜欢大钻戒啊?好说,回头给你买,就怕你不敢带。”

K3想了下那种所谓的20克拉都是有戒托的女士钻戒,自己真要带了那绝对是羞耻play。

“好吧好吧。看在咖啡的份上勉强答应你。”K3啪一声开了罐,“手伸过来。”
K3把余出来的扇形卷了几圈不让它硌手,套在了K1的中指上,套了一半又取出来套在了无名指上。
“你别误会,”他诚恳地说,“我只是怕你炫耀的时候伸的是中指而已。”

K1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拉环卷吧卷吧给K3戴上。

两只手并排放着,铝制的小东西在太阳底下熠熠地反着光。


“……钻戒我不要了。你把钻石镶这个上面吧。”

“好。”

“再刻个咱俩的名字。”

“好。”

“我说咱现在去扯个证吧,你怎么看?”

“好……”K1惊喜地抬头看他,“走过这条街左转就是Clark Avenue。”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我隐隐有被坑了感觉。”




他们认认真真地读完了宣誓词,交了65美元给结婚登记处,得了一张不算厚的纸。
K3捻着那张纸认真端详,感觉还是挺不真实的。也许是别人都西装革履他俩穿着情侣裤衩的关系?


“波点裤咱俩结婚了诶,以后会有什么不同吗?”

“订房间的时候都订大床房吧。”

K3一巴掌糊他脸上了。

K1笑着拥他入怀。
“只是民事伴侣而已。”

“在国内不具有法律效益。”

“世界上可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会保护我们的关系。”

“但是我会。”

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归于寂静,只剩下这个人在耳边轻声告白。
“但是我会。”

这么小声又这么令人心潮澎湃。




傍晚他们从剧院里出来,一出来满世界流光溢彩,仿佛身在另一个时空。K3一时没适应这个亮度被激出了眼泪,K1低头细细地吻去。

霓灯闪耀,衣香鬓影。

浮光掠尽,繁华略去,我最喜欢你。






他们继续去旅行。
既然是旅行,总有惊喜也有意外的。
他们的车子在荒野里抛了锚。

K1借着黄昏最后一丝光线埋头查看发动机舱。
荒野里昼夜温差大,晚上一定很冷,车里又有个体质不咋地的家伙,得赶紧修好。这样一想更是急得满头大汗。


夜里寒气逼人。
K3嘟哝了几句怎么在这个时候坏了,荒郊野岭的,忽然意识到什么,很快就闭嘴了。
K1让他先睡,睡醒他就把车修好了。

到了后半夜更是霜寒露重,K3在后排裹着毯子,冷不防毯子被掀开,冷冰冰的空气一下钻进来,让他激灵了一下本能的往后缩,迷迷糊糊地醒了,看见是K1,又凑过去抱住他,用体温捂暖他,再一同睡去。


又冷空间又小,实在是难以入眠。
K1索性拍醒他,拉着他下车。走了几公里,出现了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景区标识和步行道,顺着路走下去,眼前是一片平整的断崖,豁然开朗。

天还是灰黑色的,对面山头上却泛起了金红色的光芒。

他们沉默着看着太阳冉冉升起,照亮幽深的峡谷。


在自然的瑰丽博大面前显得人类如此渺小,沧海桑田,亿万年后这里还是同样的日出。

唯有抓紧身旁这个人,才能真切感到自己确实存在。


“我第一次见你大概也是这个时候。”K1搂紧他互相取暖。

那天晨光如金,黑暗的巷子里K3背着背包斜冲出来,带着光,那么亮那么炽烈。



66号公路他们没有走完,在中间转了方向,朝着首都的方向开去。
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去曼哈顿的大学城。
传说中“为中国好青年提供女朋友”的哥伦比亚大学就坐落在这里。
到此,他们差不多穿越了美国全境,风尘仆仆又喜不自胜。


烈焰骄阳,万里晴空。

灼热的日光毫无阻挡地倾泻下来,洒在大地上,盛开耀眼的光芒。

他们在校园里牵着手乱晃,好像又回到了读书时代。校园里青树翠蔓,生气勃勃。

K3忽然傻笑起来。
“怎么了?”
“没啥,想起读书那会儿,小爷英雄救美。”

“……你就是把我给拉着跑了而已最后还逼我请你吃饭。”

“我那是怕你受伤!”K3振振有词。
“怎么样那个瞬间是不是觉得救世主来啦?”


“嗯。”
K1指了指墙上那句拉丁文,念道:
“In lumine Tuo videbimus lumen.”

借汝之光,得见光明。


我何其幸运,来到这个世界,做了这些事情,遇见了这样好的你,仿佛生命都重开一页,自此黑夜褪尽只见光明。

评论
热度(92)
  1. 山梨子No.13筑梦馆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