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K757】阴晴似我02



02.我家有男初长成,是时候放出去拱白菜了
————————————



“三三。”

“诶。”

“三三……”

“嗯?”

“三——三——!”

“在在在!你到底想说什么?”

“膝盖有点疼。”K5说着叹了口气,黯然神伤。

“中了一箭?”

K5瞪他一眼,又继续装娇弱。
“我觉得我需要去复诊。”


……神经病,不就是擦破了皮吗。


“……然后我建议你到校医室去,你说校医室那群庸医呵呵哒复诊还是找相同的医生比较好,我就义无反顾智商下限屁颠屁颠地去帮你搞K7的联系方式?”K3放下经济学大部头,表情犀利冷峻。

“如果能搞到作息表就更好了。“


K3坐了起来,摆出了“听你长话长说”的架势:“也行啊。反正我是不信你俩第一次见面你丫就对人那么上心的。把你们俩的前世今生爱恨纠葛一字不落地报给我。”

“好的。话说五百年前,灵山之巅……”


……………


K3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低估了舍友的瞎编功力。
都半小时了,凄美狗血的故事听到自己都开始犯恶心,居然才第八世……


“137xxxxxxxx”
“老五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于正的粉。”
“nitama怎么这么能叨逼!?”




不管K3怎么说,反正电话是拿到了。现在关键是如何精妙地制造一场偶遇,然后顺便让K7再帮他看看膝盖儿,最后一举夺魁!
嗷!花魁七!我来了!!


然而虽然大多数认识K5的人都说他一肚子坏水儿,但他对这种事情确确实实是完全没点子。

以至于想出了尾行这种毫无节操的方式。


被K5五百年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搅得头晕的K3冷静下来,哪里不对。
……老五你说清楚你要作息表干什么?!
细思恐极!!




K5跟着K7穿过了一个操场一个校门两条大街三条巷子……

走这么远到底是干嘛去啊?K5十分纳闷。噢,买饮料……买饮料跑这么远啊,买了两杯……为什么买两杯?噢,又买了一杯,三杯了,帅逼都这么能喝。嗯,说明肾好。

然后他看到K7转过身来,微笑着朝自己的方向招了招手。

K5迅速闪进墙角。
招手?招什么手!
——大意了!敌人竟然还有帮手!!
要不是我们共产党员机警过人!就被发现了噜!!


脚步声一点一点地靠近。
嗒、嗒、嗒。


冰冰凉的东西贴上脸刺得他激灵了一下。
“跟了我一路了,渴了吧?”芬达的主人把瓶子塞他手里,“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反正你不能喝可乐。”


但是我知道你喜欢喝芬达。青苹果味。冰的。喜欢一口气喝半瓶。


K5转身想逃,K7一把将手臂压在墙壁上,封住了他所有退路。
他被迫在墙角和手臂间的狭小缝隙里抬起头来和K7对视。
“你伤全好了?走得挺利索啊。为什么跟着我?”K7把脸贴近他。

“哈哈哈同学你真是华佗在世妙手回春啊!”

……你知道我跟着你我伤没好全你还走这么远?K5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膝盖也几乎是崩溃的。



“K7哥哥!”

 
两人一齐扭头。
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刘海不遮眉,短发利落,大眼睛扑闪扑闪看着他俩。

少年一时也懵逼了。

两、两个K7哥哥?


这也不怪他,毕竟K5和K7今天都穿的短袖白t条纹沙滩裤,发型也像。

一大堆问题排着队,他还是捡了个最核心的来问:“K7哥哥你在玩壁咚吗?”

“……”
“……”


“咳。”K7最先反应过来,“这都到时间了,我们去吃中饭吧。”



“这是我邻居家的小朋友,叫K9,我看着长大的。”
K9熟门熟路,在前边蹦蹦跳跳地走着,K7给K5简单说明情况。
“我答应他期中考考好了就请他吃饭。”

这都什么事儿啊。

他和K5本来没有任何交集,忽然有天这人啪嚓一下摔了,他好心帮了个忙,本着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的原则他也没打算深交。
怎么莫名其妙就发展到一起吃饭了?
而且我为啥要跟他交代这些啊?


K5点点头,说:“你上次帮我这么多,这回我请吧。”

嗯,这是要两清的意思了。只是……K7上下打量着他——裤子没口袋,也没背背包。
“你带钱了吗?”

“没。”K5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了。

“……”

“算我借你的嘛!明天再还你呗?”

………



老北京涮羊肉。

K5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有这样的情趣。
这是夏天啊!!!

心里吐槽归吐槽,这并不妨碍他大口吃肉大口吹牛。
K7和K9坐他对面,火锅热腾腾的蒸汽冒起来能直接遮住他看向K7的视线。
也好也好。K5嘴里嚼着浓油赤酱的涮肥牛想,我这吃相他还是别看见好。

肉涮得十分爽口,蘸上热辣的酱汁香浓幼滑泛着油光,作为一个吃货K5已然被打败了。
纵使追不到K7,能吃这么一顿饭足矣!

嘴边的酱还没来得及抹去,K5招招手喊来服务员,“再来两份肥牛一碟肥羊,噢,有虾么,清蒸的来一盘!”

K7目瞪口呆。


吃到一半K7去了厕所,K5抽纸巾擦擦嘴,再顺便给小孩儿递了张。
“你们喜欢吃火锅啊?”
他总算想起正事儿了。

“K7哥哥喜欢,我还好吧……”
这个哥哥总算抬起脸来看自己一眼了,K9好奇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

“哦,看他样子不太像啊。一脸学究气,我还以为他喜欢什么西餐啊音乐会啊之类的呢”K5若无其事地套话。

要不怎么说太年轻呢,K9果然就上了钩,吃吃地笑起来:“音乐会应该挺喜欢的吧,但是西餐就别难为他了,他拿起刀特像开刀。”

“喜欢音乐会的一般都是文艺青年。”

“当年是挺文艺的,还打工赚钱去埃及看阿依达。”

“一个人去?”

“是啊,他喜欢的东西基本找不到同好嘛。”

“你真了解他啊。”

“因为我很喜欢K7哥哥嘛。”K9咬着吸管说。

K5笑着用剥完虾的大油手摸摸K9的头:“小朋友真可爱。”


噢。我说呢。

你当年万花丛中过,别说片叶不沾身了连点花香都没粘,原来是有个童养媳等着啊。

喜欢是一码事儿,有主的人碰不得,这可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了。
他赶紧在心里头拉了道警戒线。


K7洗了手回来发现餐桌的气氛有些诡异。

K5的吃相比两分钟前更奔放更不羁,风卷残云大有秋风扫落叶蝗虫过境之势。
K7感慨万千,都说受伤的人恢复期要补充营养,K5今天补充的都够他再长一个膝盖了。



一个腹黑的人一定是一个能在关键时刻冷静无比的人。
正如此刻K5心里无比冷静。他在“我和我心上人和情敌一块儿吃饭”的修罗场中冷静地思考是要先吃虾还是先涮肉。

虾肉鲜嫩多汁,一咬下去滚烫的汁水混着酱汁儿就飙出来,再一筷子肥羊,蘸的花生酱浓厚粘稠香味浓烈,蘸得多了叫人喉咙发腻,便用筷子沾一点点芥末舔了,辛辣的味道回荡口腔,食欲立马“噌”的回来了。
K5埋头猛吃斯文扫地,冷不防一张湿巾递过来,大脑还在“吃吃吃”状态,只能傻愣愣地看着。

K7顺着他的目光,实现落到自己刚剥好的一小碗虾仁上。他往里头倒了点香醋和姜汁,也递了过去。

K5接过来,闷头吃了。
他想说我不喜欢吃姜的。
他想说虾还是现剥现吃的比较鲜,冷了就腥了,所以才得放姜和醋。
他想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我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那么聪明肯定懂的。
这碗虾到底啥意思啊你给个准信呗,我比较傻不懂你这套啊。

你最擅长装作不知道了。

他说:“谢谢。”


…………


他俩慢悠悠地把K9送回宿舍,顶着正午的烈日在校园里饭后百步走。
这是他们仨的学校,市重点中学,K9读初三,K5和K7以前在高中部。
K7想了想,说:“怪不得我觉得你那么眼熟呢,合着咱俩以前一个学校的啊。”

“可不呐,师兄,你以前可是全校男神啊,我们全校百分之八十的姑娘都暗恋你。剩下的是明恋。”

“是吗。”K7不置可否。

“真的,我在校园里头每个角落都看见有人给你塞情书。”

越说越离谱了。

“我们学校是方形的,拢共也就东西南北四个角落。”

“……”
“真的啊。”K5随手一指,指着小花坛旁边一棵歪脖树,“我还见过有人在那儿给你告白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啧,没羞没臊。”
他的心跳很快,心情十分古怪,有万事说开的轻松,有践踏自己的愉悦,仿佛受虐狂一般。


“我可真没印象。”


…………



“听K9说,你以前,喜欢看歌剧啊。”

K7有微妙的停顿。
K9怎么会无缘无故跟你讲这个?你自己打听的吧?
说起来这也才第二次见面而已,干嘛老装得和自己很熟的样子?

“嗯。家里觉得没什么实际意义,我就自己打工挣钱去看。”
为了避免谈话中断的尴尬又补了一句:“你觉得有意义吗?”

“没意义。”
“这种美学的东西,不需要有意义的,美就是美,可能会给人以人性的升华,也可能不会。而意义这种东西,和美的标准没关系的。”

“而且我觉得你,很勇敢。”

很勇敢很勇敢。
能去追求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能无视别人的嘲讽,而且做到了。


K7难得很开心地笑了:“我也觉得我可勇敢了。”




……………


“……所以你今天去蹭饭了,跟踪不成反被壁咚,蹭饭不成还欠了你男神好几百,男神给你剥了碗虾,你感天动地恨不能以身相许结果发现你男神养了个童养媳。你居然还觉得他这人挺好的想跟他做朋友!”

“……”电话里头K3总结的太到位,K5一口气没喘过来。

“你脑子进糖浆了啊?聊了半天连他喜不喜欢你都不知道!?就这智商还追男神呢,老老实实跟我喝酒吧。”

“……三三你尊重下人设,我才是毒舌冷酷的那个。”

“那我是哪个?”

“脸大的那个。”

“滚。”

扳回一城。


“你这酒量真要喝啊?别发酒疯又抱着我猛亲啊,K1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

“去去去。我男朋友看你的眼神怎么不对了你还想当他童养媳不成?我看着你喝。”

“啥时候啊?”

“等我通知吧。”


这一等等到了凌晨四点半。
K5睡得正迷糊呢,接到电话让他去喝酒,一看时间,气不打一处来,登时就撩了电话。



黎明时分的风吹来凉飕飕的,K5揉着眼圈去操场找K3,模模糊糊地想自己是不是要穿秋裤了。

偌大的操场空无一物。他在看台上找到了K3,在他身边坐下,也不打招呼,直接开了一罐醒醒脑。


“我说,你之前去哪儿了?”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呀嘿!”K3很明显已经喝高了。

“……”


闷声喝了一罐下去,K5又说了:
“我发现你这几天用“心不在焉”这个词来描述的频率很高。”

“嗯哼。”

“心情也不是很好,都不怎么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我?”

“没,多大脸。”

“和K1吵架了?”

“没,我们挺好的。”K3转过头来冲他笑,阳光灿烂眼睛都笑弯了。

“你要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反正你记得我站在你这边的。”

K3没出声,面无表情地盯着黑魆魆的操场,沐浴着晨光与薄雾。


过了半晌,K3一连悲壮地转回头:“老五诶,我出柜了。”

!?


出柜的方式千千万,K3偏偏选了最壮烈的一种。

他爸扬言要打断K1的腿,家里直接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从小最疼K3的爷爷说自己没这孙子。

好,啪唧,能给他花天酒地经济援助的家里人关系全断。



“……K1怎么说?”

“我没告诉他……”K3顿了顿,“多大点事儿,干嘛告诉他。我看他出柜出得挺干净利索的啊他爸妈也没说啥,怎么到我这就……、啧。”


——你们家里情况能一样吗??!

K5正绞尽乳汁地想怎么安慰他,K3又颤巍巍地开口了:
“老五,对不起。”

嗯?!
K5猛地抬起头看他,对上一双遍布血丝的红眼睛。

“我不能给你买高数答案了。”

……没关系,上次那个答案我全抄完也就刚及格。

“不能给你买K7的作息表了。”

没关系,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我自己搞到了他的作息表。

“不能带你玩LOL了。”

没关系,你那水平就别出来逗我笑了。

“不能给你买早饭和夜宵了。”

没关系,我最近减肥呢。


“我不能给你买……”
K5把他的脑袋扳过来抱住他。
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还有我呢。
你还有我呢。


t.b.c
------------


大家七夕快乐~

阿依达真的是一部很好看的歌剧,值得安利一下!
如果有条件的话推荐看现场版的,那种盛大辉煌真的是语言难以描述的,一下子就可以戳中内心最深处最充满感情的部分,我看的唱词是古英文,听不太懂,但是第四幕他们一起赴死的时候音乐响起,我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私设七哥哥看的是2002年埃及金字塔下的现场版……是真的金字塔哦!当年我还小没能去感受,现在想来挺遗憾的


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王 是我的生命之光

我要将你祖国的晴空与和风 还给你

我要给你带上皇冠 将你的王座 置于太阳旁


我在七夕安利这部剧真的不是恶意!!信我!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