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K13】哨兵向导paro|what if 01-06

八月税已交完(躺平
What if 正文01-06
 @青鹤_Lucius 
青鹤姑娘的点文,13哨向,第一部分

虽然……但是………!
好吧后面我尽量写个肉,但是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了它的走向








01

K1把棍子咬紧,牙齿嵌进木头的纹路里,牙龈紧绷的感觉稍微代替了烧灼般的痛感。

他对着镜子,熟门熟路地解开应急的简单包扎,黑色的布料被血洇湿了,沉甸甸的,闻着还有股腥味儿。
从医药箱里翻出一个尖利的小钳子,他拿这个小东西划大了伤口,往里伸,准确地钳中那颗子弹,喘了口气,又咬紧了木棍,闷哼一声,硬是把子弹钳了出来。
黄铜的弹头啪嗒落在地上,洞口汩汩流出色泽鲜艳的动脉血。剧痛让身体一瞬间变得极热,大量汗液从体表蒸出,过度失血让他眩晕和脱力,他强撑着用橡皮筋扎紧了近心端,再给伤口敷上厚厚的一层止血凝剂,松开了木棍。
这是根坚硬的杉木棍,上头留下了深深的牙印和斑斓的血迹。这种棍子几乎是每个曾经独立外出任务的哨兵的单兵标配,他们开玩笑的时候被戏称为磨牙棒。

K1累得要命,但是绝对不能睡着,只好放弃了麻醉剂和止疼片。


比起身上的伤口,他知道自己更大的伤害在精神上——对方有三个向导,集合的精神波冲击让他几乎瞬间陷入长夜。

精神丝缠绕上来的感觉仿佛被海藻拖入海底溺亡,无法呼吸,无处着力,肺部胀得快要爆炸,大脑却开始陷入麻痹与混沌。



他的口腔里有浓重的血味,又腥又涩,除此之外剧痛暂时麻痹了他敏锐的五感,他只感觉周围一篇寂静——

他在他的安全屋内,开启了白噪音装置。
自此,方圆五百米内小夫妻的争吵声、孩子的哭闹声、街头小摊贩的吆喝声都归于平静。
他在这缄默中清醒地等待,等待伤口结痂,等待寂静修补他精神域的创口。



任务号AZU-2048,目标人物五人,三名向导两名哨兵,全部被击杀。

任务完成。



02

中央塔。


烈日高悬,阳光透过覆了黑膜的玻璃幕墙,在室内的绿植上投下微亮的光斑。

“塔”有自己的医疗部队,即使在医疗资源极其匮乏的时刻,像K1这种级别的哨兵也可以享受最优级别的治疗。
眼下他正在治疗室内和他的医生干瞪眼。


来,介绍一下。K4,中央塔的顶级向导之一,塔直属医疗部队总负责人,未结合向导。

他们俩的精神域其实并不匹配,只能依靠K4极强的共感能力来进行暂时的安抚和简单的精神投射。
不过说实在的,K1的精神阀值真的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字。
作为五个“塔”的首席哨兵中唯一的未结合哨兵,心水他的小向导不在少数,目前“相亲”了不下两百次,还没碰上一个能疏导他的,媒介人已经忍无可忍把他给除名了。

每一个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域都是一个范围,这个范围记为精神阀值,只要有重合的都可以进行匹配与标记。觉醒者的精神阀值服从正态分布,所以在匹配范围内基本上完全可以自由恋爱,而K1就是那个一万人里也没有一个的倒霉蛋——还自由恋爱呢,能找到一个匹配的就得谢天谢地就算绑也要绑到手了。




K1苦着脸看着他的检测报告。

不管是敏捷度、敏感度、爆发力还是持久力,都无愧于他塔内首席哨兵的身份,然而……他看了下一页的图表,心里一沉。
这是一个往下走的折线图,从他十三岁觉醒,十七岁各项数值达到峰值,接着慢慢往下走,他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挡不住颓势。

他不怕衰竭的,任何人都有老去的一天,他恐惧的是,再这样发展下去,终有一天他会陷入长夜,狂化,再由曾经的队友抹杀。
这个未来也许不远了,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我说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做我绑定向导算了?就算弘扬医德救死扶伤呗。”

“……”K4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我怎么说也浸淫在你信息素里多年了早就从里到外都打上了你的标记啦,你是不是该对我负下责啊?”

“你是说小白片?”
小白片是模拟向导散发出的信息素制成的特殊药物,K4作为顶级向导,还是医疗部队负责人,首当其冲地被推去做了实验供体。
“你这招隔壁老王炮兵连老李都用过了,我是不是也要对他俩负责啊?”

“哟呵~”K1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一下子爆出这么个猛料,我得告诉老八,哈哈。”

“上周我才刚刚处理了他的两个追求者,要吃醋也应该是我才对。”K4和颜悦色地一笑,K1背后寒毛直竖。


K4,男,向导,单身。苦追心上人中,未果。
——嗯,这样一介绍就让人舒服多了。K1满意地想。

只有哨兵和向导之间的标记才算结合,而K4和K8这种的,简直是“败坏塔内风俗”,“按规矩应当浸猪笼”。

双引号内语出塔内单身哨兵。

“……你们两个向导在一起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没人要的哨兵的感受??!”K1痛心疾首。



“吃了小白片?”K4直接没理会他的耍宝。
作为多年的朋友,他确实很忧心K1的状况。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塔内觊觎首席这个位子的人不在少数,随便一对已结合的哨兵向导来个夫妻组合技就够他喝一壶的。


“吃了。”

“多少?”

“一把………没数。”

“有什么感觉吗?”

“有点撑。”

“……”

这话是真的。一大把小白片直接卡他嗓子眼了,他咕咚咕咚喝了半罐水才下去。

这样下去不行的。越来越强的抗药性和越来越频繁的高强度任务。
K4皱着眉头。
他当然知道高层那些政客是什么个意思,不过是想在K1彻底没用之前榨干他罢了。偏偏加入了“塔”便有了层军人的身份,而军人最紧要的便是服从指令。


K1应该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没有任何排斥的意思。
他对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并没有特别的热爱,只是习惯而已,他从觉醒之初就宣誓效忠于塔,再者这样的日子想来也所剩无几,只好珍惜。


“我给你……安排个事儿做。高层那边我去说,你别多想了。”他艰难地说。

“好。”
K1摸摸雪貂毛茸茸的脑袋,这个温和的小家伙主动伸脖子去蹭他的手背,给予他无声的慰借。



03

K1作为顶级哨兵竟然主动出了圣所的任务,在塔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那些议论纷纷总结起来也不过就是“像这么强的人也熬不过啊”之类的感慨,或者觉得下一个首席就是自己的雀跃。

K1有些英雄迟暮的尴尬。他明明才二十三岁,放到塔外也就是个刚步入社会的小年轻,然而他的身体透支得厉害,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由于向导和哨兵比例太过悬殊,像他这般年纪未结合的哨兵也不在少数,但实力不强五感不够敏锐,相应接受的信息也较少,白噪音装置和小白片已经足够应付了。

真正尴尬的是,挤在一群十五六岁的青少年中央,被他们一口一个“大神”地叫,找到愿意归顺于中央塔的向导后还得跟他们“抢对象”,K1觉得实在是拉不下老脸。
何况这些向导多是刚觉醒的十四五岁的小孩子,二十几岁还没归顺的早就被圣所除掉了。


再一次对接不成功后,K1提出单独行动,如果对接不成功,再把人给带回来和其他人匹配。


接着,孤独的老男人就踏上了求生之旅。






04

他在博物馆旁买水的时候注意到了那个男人,在长椅上百无聊赖地用万用军刀削指甲,张扬的信息素毫不掩饰,标明自己是个未结合哨兵,更深层一点的是,敢在公开场合暴露哨兵或向导身份的人,多效忠于“塔”。
K1漫不经心地抬眼,状似不经意地扫过每一个人——他能感受到附近有微弱的向导素气息。

K3捏了捏K7的手腕。
K7会意,稍稍释放自己的信息素。

——来自西塔的,已结合向导。信息素这样告诉他。
K1有些失落,默默地收回信息素。
但他早就明白生存机会渺茫了,从千分之零点零一下降到千分之零点零零九似乎落差也不是很大。他索性把这次任务当成难得的休假了。

他朝那两人露了个阳光的笑脸。


K3莫名奇妙,干巴巴地笑了回去。

他不是太担心。他用的一直是最好的抑制剂,特别是这种人又多又杂的场合,喷了小半瓶才敢出门。



恰逢第88届全球古生物学术年会在这座城市举行,全球的古生物学家差不多都往这儿跑,这大概是自然博物馆一年中人最多的时候了,也就趁此机会开了个大型的史前水生动物化石展。

当然作为一只刀尖上舔血的土鳖K1并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这里人都好热爱自然科学噢。



他买了张通票,慢悠悠随着人流走,还不要脸地在藏在旅行团的人里蹭听导游的讲解。


陆行鲸、水龙兽、甲青鱼类……他一路看下去,这些史前的异兽,他们曾称霸一个时代,现在只剩下了空洞的白骨。

K1隔着玻璃抚摸那些珍贵的化石,自言自语:“以后会有谁来看我的白骨呢。”


伤春悲秋完一抬头发现隔着一化石俩玻璃有人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还是见过的人。

噢,脸丢大了。


“咳。”K1讪讪地打招呼,“……这化石,挺好看哈。”

对方点点头,“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K1猛然顿住了,“……那啥,我好像……”不是在夸你啊?

“我去年发现并还原的。”对方解释道。

“喔喔!科学家?”K1有些莫名的激动,赶紧绕了过去。谁幼儿园时期没做过一个当科学家的梦呢!
“你好你好,请问贵庚贵姓啊?”K1主动地上前握住了人家的手。


触到K3手的一瞬间,一种微弱电流联通一般的感觉让他愣住了,待他回过神,K3已经神色自如地抽回了手。但他并没有放过这个小细节。

“你好,K3,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你也是来参加年会的?以前没见过你。”

“啊……不,我叫K1,就一粗人。”K1讷讷地问,“研究员同志,你是个向导么?”


这个突兀的问题让K3背后一瞬间出了一层冷汗。电光火石之间他回想了自己的表现,并没有不妥的地方,于是强撑着说:“不是啊,普通人就不能当研究员吗?”


不是向导啊……那、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遇到真爱的感觉?!!

纯情如K1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一样定在原地。
问命运为何要如此捉弄我……让我死前遇到了真爱,真爱却不是向导!

我命不久矣这点时间到底要我拿来找向导还是追真爱啊好苦恼!


K3当然不会明白这人的内心如此复杂多变阴晴变换莫测,只觉得这人名字好生耳熟。


这一点疑虑很快就被K1的热情给冲到脑后了。K1似乎对任何东西都感兴趣,还不喜欢看玻璃上贴的讲解,K3也就尽心尽力地给他当导游。

“这是啥?”K1指着一个骨架问道。

“短颈龙,大概一亿一千万年前存在,北美地区。”他想了想,觉得这样干巴巴地念讲解有点对不起这人自来熟一般的热情,又指着一个花体的签名补了几句:
“Dr.Creaf和他的团队拼好的,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去极北地区考察,他太太是个向导,很聪明的,我下棋可从没赢过她。”
“Dr.Creaf是个大胡子,据说是因为在野外没时间去弄,而且冬天很暖和。”
“我超动心,然后也留了半年的大胡子……”
“后来要去雨林考察,只好剃掉了。”


大胡子。

大胡子K3。


K1的世界观坍塌了。



“……你真的,很喜欢这项工作哈。”都为它留了大胡子……

“不是工作。”K3很认真地纠正他,“是事业。”

他以一种近乎虔诚的语气去讲述太古宙到震旦纪时期火山迸发冰川碎裂的历程,慢慢讲到古生代,第一个细胞在沸腾的海洋里形成,到泥盆纪志留纪的鱼类时代,再到天降流火,侏罗纪的霸主灭绝。
“这个星球曾经存在无比强大的生命,但是陨石给他们带来了灭绝。
“而千年前的陨石,却直接让人类“进化”了。觉醒为哨兵和向导的确大大增强了单体的实力,但在某些方面却表现为退化,屈服于内心的兽性。是否可以认为,这根本不是“进化”呢?”



只要一讲到有关古生物的事情,他的眼睛就亮起来,扑闪扑闪的,向往又倔强,本来有点冷淡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神采奕奕的,为自己和其他古生物研究者的努力而骄傲,也为没能赶上时间的脚步而遗憾。

K1忍不住微笑起来。

为梦想而执着努力的人,本身就无比的吸引人。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外面下了点小雨,气温骤降。
K3直接被冻得打了个喷嚏,鼻头刷的就红了。


……噢噢!出现了!科研人员身体虚弱的设定!
K1强忍着心中的喜悦,把自己的驼色羊绒围巾解下来给K3围上。嗯,时机成熟!力度刚好!非常有男友范儿!K1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虽然已经尽力收拢自己的精神丝了,这么近的距离,K1又没有对他开起精神屏障,他很轻易就感觉到K1喜悦的情绪了。

……为啥我打个喷嚏你乐成这样啊?!什么人啊这是!


K3说,要不咱先找个地方躲躲雨?
难得有人愿意听他讲这些枯燥的东西,还听了一下午,K3对他印象不坏。


嗯。K1点点头,说你家就挺近的。

K3:“……”


K1看K3半天没动静,十分应景地连打了三个喷嚏,再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K3无法,只得先将他带回家。


骗人的!不是说哨兵身体都倍儿棒吗!?





06

K3洗完澡,撕了一包便携向导素丢进垃圾桶里,催K1赶紧去洗,然后去阳台给K7打电话。


以K1的听力,不用竖着耳朵听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喂,老七。我捡了一条波点裤回家。”

K1:“……”

“对!就是咱门口见的那个!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也只记得他的波点裤!!”

K1:“……”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恨自己听力那么好。


“嗯?叫K1。”

“不知道。”

然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在哗哗的水流声里K1无从分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


破天荒的,他居然有些慌张,有种自己老底被揭露出来摊在世人眼前的惶恐。
这不应该,他的履历表上就差写明了“黄金单身汉”这五个大字儿。感情经历空白不用担心前任找茬,实力破表专治不服,中央塔里多少姑娘老爷们儿嚎着K1哥哥今生不能和你匹配咱们来世再爱。

但他直觉地猜,K3不喜欢。
K1心里紧了紧,草草冲了一下,裹着浴巾出去了。



其实K1就算听到了也没用,K7说的是极西之地一个小岛的土语,他和K3一起去过那里考察。

K3窝在沙发里发呆,脖子上挂着白毛巾,头发还没擦,水淅沥沥滴进去,沙发的皮质很好,他软绵绵地陷在里面。
他猜不透K1是什么意思。
大名鼎鼎的中央塔首席哨兵,未结合。自己又不是向导,他没理由在这儿耗着,难道任务和自己有关?不应该啊。



“诶,你咋知道我家在附近啊?”

“我临时找人查的。”K1老实承认。

虽然猜到了,但直接听他说出来还是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很不舒服,像是直白地说明了他的身份。

“哦,这么说你下午没认真听我说话……”

“我听了!可认真!!”K1急了。

“行了,首席。”K3敛了笑容,“我可不是向导,屋子里可能有信息素的味道,K7的,这个名字你应该认识。你拾掇拾掇自个儿,雨停了就回去吧。”

K3的眉眼一下就冷淡起来,和博物馆里那副生气勃勃的样子截然不同。



K1说我知道。

他一踏进洗澡间、和K3擦身而过的时候就感知到了强烈的向导素,令人心旌摇荡,却又被奇异地安抚了,再一看垃圾桶里躺着一个便携向导素的包装袋。
这种东西对哨兵的作用类似于小白片,能够起到安抚的作用,对普通人也有安神镇定的效果。估计K3是给他准备的。

K1是心怀感激的。
冷血的人见得太多,冷不丁一个刚认识的人的关怀就能让他受宠若惊。

“我是觉得,你这人蛮有意思的,交个朋友吧?”



t.b.c

————————————

我以为我可以写完阴晴03的,然并卵,只是以为…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