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子

【K13|修真paro】万物生长 【壹】



今天讲这个故事。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什么程度呢?久到人世某朝某代某元年,天子一即位,大旱旱三年。


好吧我剧透了。

不管!就是三年!



那皇帝烧了半年的香求了半年的雨水,为师下山入世,寻一味药引。

人世几多磨难,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巧遇一个假道士做法祭天求雨,为师便去瞧了瞧。

看他身形笨重,规矩倒懂不少,还想着是不是真有那么点材料,不曾想这老头儿竟拿活人祭天,还尊我为师,笼了一大帮子信众。


世人性命自有天数,若命中该被他坑害致死也是自个的命数,我不欲管这闲事,奈何他败坏我蓬莱剑宗的名声,怎么也得管一管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下巴稍稍抬起,矜傲又不屑。



徒弟笑了。

他说好像也没有很久以前,不过是一年前,照师父这么说现在人间还旱着呢。

“师父哄我入睡偏讲我的故事做什么?”


师父在床边坐着,定定看着他,说:“想你快点睡,睡着了就没这么饿了。”

说罢有些不忍看,抬手轻轻覆上徒弟的眼睛。

徒弟修习辟谷之术半月有余,自身道法不足尚参不透这红尘俗事,那就只能活活饿着,眼窝深陷两颊只剩颧骨了,竟比师父刚从火架上救下来还要瘦削。




徒弟细想师父今日神情不同往日,想是自己时候将至,再参不破这红尘,怕是得活活饿死了。


但他不似师父已了断尘缘,他在人世尚有父母兄弟,宗族里也颇有些人待他好,要他信这俗世不过轮回,人命自由天数,任他们在灾中亡去,实在不忍。

这般想着,师父的手心温热地覆上来,他终于沉沉睡去。




檐下雨,瓦上风。


樱桃落,梨花开。




再醒来时只觉神清气爽,虽然手脚没有力气,徒弟依然十分惊喜。


他抬头一看,却是一书生打扮的人,着水蓝色锦缎长袍,腰佩玉龙,五官风神俊朗,正眉目温和地冲自己笑。


“师父你这副打扮是……?”


“去了一趟人世,这么穿好看。”师父依然是那副懒懒的腔调,“醒了就起来吧,煎药。”

师父将鼎庐前的位子让出来。



“师父我这算修得了辟谷之术么?”


师父翻了个白眼,“你当辟谷就是不吃东西吗?重要的是你心里有没有想透。你根本就没想透,你说算不算?”


徒弟乖乖去煎药。





“过几日与我去南海一趟。”师父轻飘飘丢下这句话就要出去,徒弟连忙喊住师父:

“师父师父!”


“何事?”


“入师门一月有余,徒儿还未知您尊号。也请师父赐名。”徒弟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偷偷抬眼看师父的表情。



“为师没有名字。”

说这话时师父神色有些怅然。



徒弟隐隐感觉到后头藏了很压抑的故事,奈何少年人压不住好奇心,还是问出了口:

“为何?”


“我师父懒。”


“……”


“我也懒。”


“……”


“所以你也没有。”


“师、师父?!”



师父长叹一声,道:“但你名字尘缘太重,不适合我道门清净之人。

王,乃国姓;大,意在宏图霸业开拓疆土;壮,则为命格,可执虎符谋大事也。


大壮,名字乃你生身父母所起,从今往后,你可愿放下此名,与道门师兄弟姐妹以道号相称?”



徒弟低着头。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了。寄托着父母的期望,家族的重托,他原该披坚执锐保卫疆土,却早早经历了无尽波折乃至身心俱疲。


他被推上那假道士的火架时,底下的人是个什么表情?徒弟不愿去回想。

他最后感受了这个名字的分量,又施了一礼,诚恳道:

“恳请师父赐名。”




师父摸摸他的脑袋:“你是我收的第一个弟子,蓬莱剑宗门下首席弟子。”


少年被这句话激动得心潮澎湃。

转念一想,这蓬莱剑宗,可不就剩下他们二人了么。



“你就叫“一”吧,万物之始。”




【待续】

———————————



来自啵太的点文w 王大壮这个名字请去拷问啵太otz


本来想占个九月的坑的妹想到洗完澡出来就……

好嘛国庆快乐(•‾⌣‾•)y


请把它当作九月的税,么么哒。


评论(7)
热度(13)